太大了坐不进去的总裁——啊边走边做太深了h

杨欣是打心眼里抵触的。

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隐藏了两年的那份最原始的,被彻彻底底的激发了出来。

她清楚的记得,刚才被郑钧按在办公桌上从后面来的时候,她感觉灵魂冲天而上,飘至云霄,体验到从未尝试过的极致爽快。

而从她口中发出的叫喊,也是身体对于愉悦感受的真实反应。

她开始怀疑,她是不是原本就是个的人,只不过平时想装清高,装着装着连自己都信了。

见杨欣既不出声也不动弹,郑钧明白她还在生气。

于是就贴过去软言细语一阵安慰,谁知接触几次以后,小肚子下面又起了反应,便不管杨欣死活,就地来了第二轮。

回家以后,杨欣躺在床上彻夜难眠。

农村里,这种伤风败俗的事,传来传去口径都会统一成女人不检点。

人言可畏,杨欣明白其中厉害,所以特别害怕。

黄明超三天两头不在家,自然没察觉媳妇的异样。

但罗成辉养了杨欣十几年,很快便发现自己闺女有心事。甚至可以说,她这两天都有些心神不宁,随时失魂落魄的。

这天晚饭后,罗成辉敲门进杨欣房间。

杨欣抱着膝盖缩在床头角落发呆,见罗成辉进来,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罗成辉心酸得紧,更加确定这妮子遇到事儿了,便靠过去轻抚她头发,“小欣,有什么困难跟爹说,爹帮你。”

杨欣半天才回过神,“爹,我是不是个坏女人?”

罗成辉连忙摆手,“当然不是!小欣,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爹,爹去给你要个说法!”

见罗成辉义愤填膺的模样,眼睛里都快喷出火了,杨欣突然鼻子发酸,呛得哇一声扑进罗成辉怀里痛哭起来。

她一个劲儿的流眼泪,任凭罗成辉怎么问也不回答。

罗成辉实在没辙,就紧紧搂住她,想着现在不说就别逼她,等过两天她想说了,再处理问题也不迟。

未成想,杨欣抽泣时耸动的双肩,带动鼓胀的胸脯也上下起伏,时不时会蹭到罗成辉的胸口。

罗成辉脑海里邪念丛生,本想推开杨欣以冷静下来,又担心这时候她神经脆弱,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