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地铁后面有硬硬的东西顶着,一下课男生就把我拉进厕所

张辉笑着拿开了她的手。

张辉注视着马桂芬,轻轻握着她的手。

毕竟也做了这么久,张辉的眼神让马桂芬放松不少,随即放开了手。

张辉迅速出手,双手灵巧的在她肿胀的地方有规律的按压着。

和之前给李晶晶的手法不同,张辉不仅只在马桂芬胸口两侧和小腹中央。同时加大力度,手法犹如练功的掌法一般。

张家历代行医,而唯一依赖的就是这九玄法。根治各种疑难杂症,尤其妇科疾病。

很快,马桂芬脸色微微泛红,同时气息变得急促。

她从未感受这样的,那舒爽的感觉,甚至让她有些沉醉。

噗!

一声响亮的放屁,马桂芬肿胀的地方瞬间缩小下来。

“啊,羞死人了。”马桂芬没曾想竟当众出这种丑态,迅速拉着被子盖住了头。

李晶晶看的非常吃惊,探过身子,好奇的问道,“小辉,你好厉害啊,到底怎么做到的。”

张辉瞄了一眼李晶晶袒露的一片雪白沟壑,嗅着扑面而来的幽幽体香,笑道,“我平常给你们,自己琢磨出来的。”

“去你的吧,我才不相信你这小坏蛋的话。”李晶晶勾起红唇,伸出一根白嫩手指在他脸上戳了一下。

“马小姐,对不起,我来晚了。”张辉正要说话,忽然门口传来了申静的声音。

申静显然刚回来,衣服还没来得及换。

哇!她是去约会了吗,穿了一身的蓝色低领短裙,一双黑丝踩着一双红色高跟鞋。高挺的双峰,搭配着纤细的柳腰,翘翘的臀部和一双独有的白色大长腿,申静真是当之无愧医院院花。

她比李晶晶更多了一份冷傲的美,平常不苟言笑反而更有气质,也才有比李晶晶更多的追求者。

“申医生,我没事了。”申静刚走上前,马桂芬就笑着坐起来。

虽然那些肿胀消退,不过病号服依然被高高撑着,可以想见里面那迷人的风景。

“什,什么,你是怎么好的。”申静也发现了马桂芬症状消失,面露惊讶。

李晶晶走到她身边,忙说道,“申医生,是小辉,他刚才用手法……”

“张辉,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越权诊治病人,出了什么事你负的起责任吗?”申静对张辉这个男本就看不上,这家伙现在竟然擅自诊治她的病人,更惹她生气。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