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一夜娇宠总裁大人请关灯》—全文在线阅读

第15章 老公貌似家世不行

殷白凡心里还有疑问,章经理眼看着到手的鸭子就那么飞了,心里一阵的不爽,也不打算离开就那么坐在一边看着,他倒是想要看看,这是谁家的暴发户儿子,竟然在他面前充老大!敢抢他的女人,胆子还真是不小啊。

若云!殷白凡厉声开口打断了殷若云的话,眉头紧皱,转而看着对面的景沥渊,这个忽然出现的男人,的确是让他感受到了一股莫名的压力:你说你叫景沥渊,那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家里情况怎么样,说来听听吧。

景沥渊坐下之后依旧将殷笑笑的小手握在手心里,轻声开口回答道:我是南屿医院外科一室的医生,家里父母健在,有一位哥哥,一位姐姐,目前奶奶跟父母同住,哥哥帮父亲打理公司里的事业,姐姐一直旅居国外很少回家。

你家也是做生意的?若是这样也就不出奇了,拿得出手来买那两瓶红酒肯定是非富即贵的,并不是什么身份的人都可以做到的,殷白凡心里对景沥渊满意了几分,继续问着:你家做什么生意的?

这个我不太清楚,因为一直都是哥哥帮着在打理,我只专研我自己的事业。景沥渊不卑不亢的说着,每一个问题看似都回答了,可是殷笑笑就是知道,景沥渊还有一些什么没有说,只是她也不清楚是什么,便也没有问。

景沥渊对她一笑道:我以后也打算继续从事我自己的事业,没有回去打理公司的想法。

这话一出来,殷若云嘴角就扬着笑了,一个医生,哪里能跟向晨那样的早晚要继承自己家里公司的好,不说多了,只是工资这一点就已经压死了医生的那一点儿工资,顿时殷若云心里因为看到景沥渊出色的外表时那一点郁闷消散了不少,就连一边的李梦都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

殷白凡脸色不算很好看,如果只是这样一个普通家庭里的孩子,那么他是不是还是该反对的,毕竟若是殷笑笑嫁进了章家,那么利益还是很客观的。

没有给殷白凡说话的机会,景沥渊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话语,让殷笑笑第一次插入到这个话题里来:我是医生,我希望我的妻子能够理解并且支持我的事业,如果以后笑笑厌倦了,或者是不高兴了,那么我们可以离婚,我也不会勉强的。

这话是说给殷笑笑听的,也是要殷笑笑摆明自己的态度的,几乎是他话音刚落的一瞬间,殷笑笑便开口了,话语同样的简单,同样的坚定:我不会离婚,我这辈子只跟我想结婚的人结婚。

殷笑笑的话狠狠给了殷白凡一巴掌,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她现在不可能跟景沥渊离婚,也不可能会嫁给章经理!她殷笑笑的人生要自己掌控!

景沥渊眼眸微动,殷笑笑看在眼里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正看得出神,景沥渊的嘴角却是几不可闻的微微上扬,那模样看得殷笑笑刹那间有些心慌慌的感觉。

笑笑啊,你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吗?你嫁人之后可以说就跟殷家没有多大关系了,以后你的生活用度家里都不会给一点儿支持的。李梦开口却是很显然的在打击殷笑笑:你可知道,我们家是不可能为了景沥渊去开家医院的,别说没有那个能耐,就凭你今天一意孤行要嫁给一个普通的医生,我们就可以不管你的,毕竟也不是没有给你找一门好亲事。

殷笑笑知道李梦的意思,无非就是说以后她的生死都跟殷家没有关系,看着自己对面依旧冷血的父亲,还有后妈以及殷若云那张伪善的面孔,殷笑笑又转头看向了景沥渊,坚定的点了点自己的头,轻声说着:是,我不后悔,我嫁的人就是景沥渊。

QQ截图20180723140816.jpg

第16章 渣男找上门

夜晚,景沥渊将车停在江边,打开了车窗任由江风灌进车里,两个人在车上没有说话。

殷笑笑,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景沥渊率先开口,言语里没有丝毫的勉强:我为你挡住你家里人,就当是帮帮你,如果你不想嫁我不会勉强,但是……

话锋一转,景沥渊忽然转头认真的看着坐在副驾驶上的女人。

面容精致,画上妆的时候甚至有些惊艳的感觉,魔魅似是妖精一样,但一旦卸妆了,又仿佛是清纯无辜的小白兔,不得不说,景沥渊第一次看见殷笑笑的时候,也被她的面容给惊艳了一把。

殷笑笑下意识的抬眸看着面前的男人,从家里出来之后,他们便来到了这里,开始了进入婚姻生活之后的第一次交流。

但是,如果你跟我结婚了,那么我是不允许离婚的。

在景家从来没有‘离婚’这个词语的出现,不论殷笑笑今天出于什么目的跟他结婚,他都认为他要给她一个选择的余地,虽然他并不接受拒绝之外的答案!

殷笑笑看看面前的男人,忽然就笑了。

嘴角上扬着,在春日的江边,仿佛是一朵曼陀罗妖娆的绽放开来,随即他听见她的声音。

景沥渊,你自己都说不允许离婚了,那么我们现在不论怎么样也不能离婚了不是吗?我需要你为我挡掉家里繁琐的一切,而你现在似乎……需要一个妻子,不是吗?殷笑笑的眼睛很亮,就那么看进了景沥渊的心里:既然你不接受拒绝之外的答案,那么我的答案是什么都无关紧要,对吗?

这是问句,不过就是问句形式的复述句而已,他们都心知肚明。

两个人在车里相视良久之后,殷笑笑忽然就伸出了自己的小手对着景沥渊,随即俏皮的说了一句:景沥渊,希望我们婚后生活愉快。

景沥渊看着面前的那只小手,眉梢微挑,伸手握了上去。

两个陌生的人,就那么在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定下了人生最重要一步。

明天我们去看房子,下午我带你回我家见见我父母。景沥渊将殷笑笑送回家的路上便开始说着明天的打算:之后家里会开始准备婚礼,选好日子之后,我们就把事办了。

殷笑笑完全没有异议,既然已经上了贼船,她就有了不下来的觉悟了。

一直到殷家家门口,殷笑笑都只是认真的听着随即点头,时不时的会在手机上做个提醒,毕竟要结婚了,事情就会很多,当车突然停下来的时候,殷笑笑都几乎没有感觉到。

你怎么……殷笑笑刚刚开口准备问一句为什么突然停车的时候,埋着的小脑袋终于从手机里抬了起来,也正好看见揽胜车前耀眼的灯光里站着的那个男人,刹那间,殷笑笑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凤眼微挑,景沥渊看着车前的人,对于他,他不说熟悉,可也是认识的,随即转头看向了身边的殷笑笑,没有说话,只是态度显得不算好,但也不坏,可偏偏就是这种态度也让殷笑笑有点儿害怕……

有的时候,景沥渊给人的感觉,真的格外的让人畏惧。

打开车门,殷笑笑下车走到向晨的面前,精致的小脸上一片的漠然,轻声开口:恭喜你要跟我妹妹结婚了,而我,也要……。

‘结婚了’三个字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向晨突然上前一把将殷笑笑给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大声的在她耳边说着:笑笑,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我不跟若云订婚了,也不会跟她结婚,你不要结婚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揽胜上的男人,凤眼一眯,表情募然变得凌厉,气氛顿时显得有些危险了起来。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