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火男频~《仙武神帝叶辰》小说全集(大结局)

第三章 彪悍的叶辰

走出房门,叶辰环视一看,这乃是一个小园,只有方圆二十丈,小园中央还有一棵栽种的灵果树。 园中除了那叫虎娃的少年,就是一个老人。 三人围坐在一张本就不大的石桌前,旁边还蹲着一只体型巨大的鸟,此刻正眼巴巴的看着桌上食物,修士界,这种鸟被称为灵兽,是作为修士代步用的。 经过交谈,叶辰才知道,昨夜救他的老人叫张丰年,因犯错,被废掉修为、贬下了宗门,以至于住的地方几乎接近于恒岳宗灵山的山脚下。 来,小鹰,这块给你。虎娃把碗里一块不舍得吃的腊肉抛给了那只巨鸟,说着还不忘用小手摸了摸那巨鸟的大脑袋,看架势是把那巨鸟当做亲人看待了。 这边,张丰年温和一笑,看向了叶辰,年轻人,你也是修士吧! 正在狼吞虎咽往嘴里塞食物的叶辰,听到张丰年的问话,慌忙放下了碗筷,笑着点了点头。 那你是哪个门派的。 老人家,我无门无派,只是一介散修。 那真是可惜了。张丰年一声轻叹,风华正茂,该寻一个宗门才是,毕竟宗门里有你需要的资源,也不至于如此年纪,修为才到凝气一重。 前辈说的是。叶辰再次一笑,还是隐瞒了自己的过往,当然,可以再次了,他也必定会再寻宗门。 张丰年说的在理,做散修,不安全不说,仅仅这资源的确就是个问题,而做门派就不一样了,至少有宗门可以依靠,资源也有一定的保障。 见叶辰思索,张丰年慈祥一笑,年轻人,有没有兴趣做恒岳宗的。 当然有兴趣。叶辰慌忙笑道。 他心里也是这样想的,恒岳宗实力不弱正阳宗,况且他此时也的确没什么地方可去,身在恒岳宗,这里必定也是他最好的选择。 可以说,他此时是干劲十足,在正阳宗他就是一个佼佼者,他坚信,有那真火相助,在恒岳宗,不久的将来,也必定能大放异彩。 前辈,恒岳宗的门槛不低吧!叶辰看着张丰年问道。 无妨,我写一封介绍信函,相信让你做一个实习还是可以的。 介绍信函? 听着这四个字,叶辰又不得的暗自打量起这个老人,他虽是不能废人,但也并非表面那么简单。 砰! 就在此时,小灵园的门被人一脚踹开了,继而是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走了进来。 哟!吃饭呢?那白衣青年戏虐的一笑。 张涛,你干什么。虎娃当即站了起来,愤怒的看着那白袍子弟,而张丰年的脸色也顿时阴沉了下来,就连一旁的巨鸟也呱呱的叫个不停,张开大翅膀把虎娃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叶辰瞥了一眼张涛,看出他乃是恒岳,因为道袍上有恒岳二字,而且他一眼看透了这张涛的修为,已经达到凝气第二重了。 哼! 张涛冷哼一声,凶神恶煞的看向了张丰年,老东西,赶紧交出来,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 我没有你要的东西。深吸一口,张丰年苍老的面容,在一瞬间变得泛白。 给脸不要脸。乍然一声暴喝,张涛一脚踢翻了桌子,凶神恶煞的,就像一个刀尖舔血的强盗一般。 呱!呱! 那一旁的巨鸟,已经扑闪着翅膀冲了过来,虽是低级灵兽,但却有较高的灵智,大眼中有人的表情,那是愤怒。 找死。张涛眸光一冷,掌指之间有真气萦绕,瞬间凝聚成了气刃,瞬间在大鸟身上留下一道血壑。 大鸟鲜血飞溅,当场倒地。 小鹰。虎娃扑了过来。 呱!呱! 大鸟叫的有气无力,饶是如此,但还是用大翅膀将虎娃护在了身下。 你个孽徒。手指颤抖的指着张涛,张丰年急火攻心,差点栽倒在地上。 交出来,不然别怪我心狠手…….。张涛逼近一步,只是那个辣字还没说出来,一旁的叶辰,劈头盖脸就是一掌呼了过来。 啪! 把掌声清脆,格外响亮。 张涛被打蒙了,还未没有反应过来,便发现自己的手臂被叶辰狠狠拽了一下,身体瞬间失去平衡,随即便与地面分离了,他整个人都被抡飞了起来。 砰!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上一刻嚣张跋扈的张涛,被叶辰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僵硬的地面被生生砸出一个人形出来。 噗! 一口鲜血狂喷出来,张涛被叶辰摔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 这一幕,看着张丰年都傻眼了,一旁的虎娃,看到如此彪悍的叶辰,也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凝气二重天的张涛,竟然一个照面就被叶辰撂倒了。 诚然,叶辰是搞的偷袭,但这他的气力,也未免大的有些吓人了。 只是,他们哪里知道,叶辰体内的是丹海。 若是拼真气,修为同是凝气一重,叶辰丹海的真气数量是他们的三倍,这样算起来,叶辰修为虽在凝气一重,但却堪比普通凝气境第三重。 人在做天在看,多为自己积点阴德。 随着叶辰一声大骂,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张涛,整个就被叶辰甩出了小灵园。 夜晚,叶辰为小鹰输送了真气,这才保住了小鹰的性命,但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这只忠心的巨鸟灵兽,都很难在空中飞行了。 小友,今天真是谢谢你了。张丰年坐在石阶上,神态看着苍老了很多,被自己的徒弟下毒手,对于他这个和蔼的老人而言,真是无比的伤痛。 前辈哪里话,举手之劳而已。叶辰洒然一笑。 唉! 只听张丰年一声暗叹,浑浊的老眼中尽是缅怀之色,好似想起了悲伤的往事,我曾是恒岳宗的长老,只因犯了大错,才被贬到这小灵园,而那张涛,就是我曾经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教导无方。 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叶辰安慰道,前辈不必自责,是他的秉性如此而已。 他就是想要爷爷的天灵咒。一旁的虎娃气呼呼的,小拳头攥得紧紧的,这些年爷爷攒的那些东西,都被他抢光了,每天都来欺负俺们。 天灵咒? 叶辰对着名字并不陌生,恒岳宗有一种灵符,名唤天灵咒,一旦贴到人身上,便会短时间内封住那人的真气,这种符咒,早就已经闻名三宗了。 这种符咒异常珍贵,从不外传,叶辰不曾想到,这张丰年竟然会有这种符咒。 小友,推荐信函我已经写好了,明天就上山修行吧!你的天赋不低,可不要埋没了。在叶辰沉思之时,张丰年已经把一封信件和一部卷宗塞进了叶辰手里,还有这卷宗,乃是介绍恒岳的,没事多看看。 多谢前辈。 恒岳宗,我叶辰来了!

文学

第四章 没人要 深夜,叶辰跳出了小灵园,寻了一处僻静之地,便盘膝在岩石之上,静静揣摩丹海真火的玄妙。 自从得了这真火,他叶辰可是受益不浅,先是修复了丹田,后又开辟了丹海,真气也一并被淬炼的无比精纯,可以说他此时的根基,比在正阳宗时还要牢固。 当真不凡。叶辰喃语,而后闭目养神,心境前所未有的空明。 很快,稀薄的天地灵气汇聚而来,以他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灵气的漩涡,被他牵动,通过全身穴位吸纳进体内,而后灌入丹海,再由那金色的真火淬炼。 另一方面,他又将那真火也分成了无数道,或是注入经脉,或是包裹骨骼,用它来淬炼筋骨和经脉。 时间久了,在潜移默化中,他的经脉被拓宽了,变得柔韧,骨骼上经由真火淬炼,也被抚平了瑕疵,变得光滑柔韧,更有点点金光萦绕其上。 不知何时,他才跳下岩石,用真火淬炼之后的身体,让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爽。 很好。一吼酣畅淋漓,叶辰一步踏下,真气奔涌,汇聚在掌中,手指之间竟然还有丝丝雷电游走。 奔雷! 随着一声大喝,他一掌拍向了一座岩石。 轰! 强劲的掌风带着雷鸣,将那座岩石拍的崩裂。 此掌法乃是他历练所得的攻击玄术,其名奔雷掌,有奔雷之势,有雷鸣之声,强势霸道。 也正因如此,施展此术,对肉身强度有较高的要极高求,不然霸烈的奔雷掌,在伤敌的同是,也或许会伤到自己的经脉和筋骨,这就是霸道玄术的弊端。 不过这弊端,于他而言,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了。 有真火淬身,他的肉身强度、经脉和骨骼的坚韧度,已经完全可以忽略奔雷掌的自伤。 呼! 深深吐出一口浊气,他便拿出了张丰年给他的卷宗摊开来看。 恒岳宗分内和外门。 外门分一殿、一堂、两园、三峰、八阁。 一殿:执法殿,长老若有过错,会交由执法殿处置。 一堂:戒律堂,若有过错,则交由戒律堂处置。 两园:灵草园和灵果园。 三峰:天阳峰、地阳峰和人阳峰,乃恒岳外门三大主峰。 八阁:灵器阁、藏书阁、灵丹阁、万宝阁、乾坤阁、任务阁、情报阁、九清阁。 而内门却是一殿、一堂、两园、七阁、九峰。 相比而言,内门比外门少了一个灵丹阁,却是多出了六大主峰。 与正阳宗一般无二。叶辰摸了摸下巴,而他,曾经就是正阳宗情报阁的,平日里除了,便是搜集一些简单情报,也正因为如此,他最后一次下山,才被青云宗的打破了丹田。 不过,作为曾经正阳宗情报阁的,叶辰还是敏锐的觉察到,这恒岳宗也如正阳宗一般,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但暗地里却是暗潮汹涌,各个派系之间的暗斗,是从未停歇过的。 不知何时,他才收了卷宗,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这才回到了小灵园,倒头便睡着了。 一夜无话,转眼黎明。 清晨,东方刚刚浮现一抹红霞,叶辰便睁开了双眼。 随着一口浑浊气息被长长吐出,他翻身跳了床,面目红润,精神甚是充沛,连气息都浑厚了不少。 简单吃了些早饭,叶辰便走出了小灵园。 入眼,便是一条奇长的石梯,直通灵山之上,直到没入云端,叶辰都还未看到了尽头。 深吸一口气,叶辰抬脚一步步走了上去,每走一步都能深深感受到浩瀚磅礴之气迎面涌来。 最后一步踏下,叶辰抬眼看着眼前的世界,远处群山苍劲,古木参天林立,灵气朦胧氤氲,云雾缭绕弥漫,云端之中不时还有仙鹤翩舞而过。 找到了在正阳宗的感觉了。叶辰一笑,贪婪的吸允着空气中飘飞的灵气。 随着张丰年告诉他的路线,叶辰向着一方走去。 清晨乃灵气和日月精华最精纯之时,叶辰一路走来,看到了很多勤奋盘坐在岩石之上吞纳,以至于叶辰从他们身边走过,他们也只是匆匆瞥了一眼。 转了几个弯,叶辰来到一座名为九清阁的阁楼前。 九清阁中有三三两两进出的,每一个看到叶辰这张生面孔,都会上下打量一番,只是当探查到叶辰只有凝气一重时,也都会露出不屑之光。 就是这里了。叶辰抬头看了一眼阁楼,迈步走了进去,递上了自己的推荐信函。 大堂中,接收信函的乃是一个青衣长老,当听到是张丰年介绍的来的,那青衣长老还不忘抬头上下打量了叶辰一番,这才打开了信函。 青衣长老打量叶辰的时候,叶辰也在暗自观看这九清阁的青衣长老。 这人长得也太...太无法无天了。暗自咂舌,这是叶辰心中不禁这样说着。 不怪他如此,主要是这青衣长老,长的太扭曲了,眼睛、鼻子、嘴巴都是斜的,而且还不是朝一边斜,让他有一种强烈的冲动,那就是上去给他掰正了。 从青衣长老身上挪开目光,叶辰看向了另一边。 这里除了青衣长老,还坐着三个人,一个大肚便便,一个干瘦如柴,第三个还算正常的,他们交谈甚欢,看样子不是这样的长老,而是跑来串门的。 这三人,便是恒岳宗外门三大主峰的首座:钟老道、葛洪和青阳真人。 青衣长老看完之后,将信函递给了其余三人,笑道,三位师兄,你们商量商量,谁愿意做这叶辰小友的师傅,这是张丰年介绍来的,多少给他一些薄面。 哦?这倒是新鲜。三人交替看了一下信函,这才上下打量起叶辰。 你多大了。大肚便便的钟老道看向了叶辰。 十六岁。 十六岁。钟老道眉毛一掀,十六岁才到凝气一重,你这天赋也忒......啧啧! 说着,钟老道有干咳了一声,已经起身,拍了拍自己的大肚皮,说道,那个,我天阳峰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话未落,肥硕的钟老道,已经溜烟儿跑出了大堂,生怕青衣长老把他拽回来收叶辰为徒。 钟老道走后,葛洪也站了起来,倒背着双手,不屑瞥了一眼叶辰,我地阳峰,也不收废物。 说着,葛洪也走出了大堂。 大堂中也只剩青衣长老,钟老道和葛洪前后开溜,青衣长老只好把目光放在了青阳真人的身上,青阳师兄,就当卖我一个薄面,把他收了吧! 青阳真人皱了皱眉头,而后轻轻摇摇头,说道,青衣师弟,他还远没有达到进入了人阳峰的资格,恕我不能答应,他的天赋太差了。 这....。 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青阳真人也轻拂衣袖,如一阵风一般走出了大堂。 恒岳宗三大主峰的首座接连离开,目的已经很明显了,都不想收叶辰为徒弟。 对于这些,叶辰很理解,可以想象,一个十六岁的修士,修为也只是凝气一重,这天赋该有多烂,这要是收为徒弟调教不好,不被别人笑话才怪呢? 不过,若是让他们知道叶辰真正的天赋,不晓得他们会不会杀回来疯抢。 三人接连离开,青衣长老无比的尴尬。 看着堂下的叶辰,青衣长老干咳一声,笑道,小友,看来你只能做一个实习了,你可愿意? 实习就实习,说不定哪天我就转正了。 那好。青衣长老从衣袖中取出一块白色的玉牌,而后真气萦绕指尖,在玉牌上刻下了叶辰二字,这才递给了叶辰,笑道,小家伙,这是你的玉牌。 除了这些,青衣长老还取出了一个玉瓶,玉瓶虽然被密封着,但叶辰还是能嗅出药香之味,不用说着玉瓶中放着的就是有助的灵液。 因为你是实习,所以没有恒岳、没有恒岳道袍,而这玉灵液,你也只能领一瓶。 谢谢长老。叶辰接过了玉灵液,对于这些,倒不是很在意。 好了,去灵器阁领一件灵器吧!青衣长老笑了笑,说着还不忘拍了拍叶辰的肩膀,声音温和,没有丝毫的强者威严,小家伙,好好努力,三个月之后看你表现。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