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硕大挺进律动 男给我带来的高朝黑龙赘婿

第十一章 晚宴

张易龙毫不怀疑,这一抹绝美要是放在外面,不知会有多少人产生掷万金博美人一笑的冲动和征服的!

看够了吗?冰冷的声音响起,张易龙收回目光,他摸了摸鼻梁:你戴了我送你的项链啊?

林雨诗低头一看,继而也是微微一愣,不知怎么的,自己不经意间就拿起了放在桌上的这份礼物。

二人驾驶着雷文顿来到帝豪酒店,接着在酒店门前下车,门口的保安见到车标,几乎是颤抖着手接过方向盘将车开去车库停放,早就恭候多时的李家官家将张易龙二人引进了酒店大厅。

林雨诗暂时前往洗手间,张易龙则是和管家交谈了起来。

管家听说过张易龙的大名,不过是曾经的见不得光的废物名号,这次亲自见到,自然是对面前这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男子嗤之以鼻。

自家主人,堂堂李家第二把手,李家的第一继承人,这么就看上了这么个废物?难保是张易龙巴结上了李刚。

想到这,管家决定压压张易龙的风头,于是开口道:张先生,李先生送去的雷文顿不知您是否满意?平时会开吗?

在他看来,这个废物不过是想开着自家主人送去的车到处炫耀罢了。

我很满意,正好上下班代步。张易龙慵懒依靠着墙壁说道。

有钱人就是有钱人,一千多万的车居然只是用来代步。

张易龙眼睛微微一眯,这话这么听着怪怪的?一个超级有钱人说另一个人有钱,怎能不怪?这明显话里有话。

管家偷偷打量着自家局长请来的男子,心里疑惑满满。

管家也是将近三十的年纪,如果说对林雨诗没什么感觉那是不可能的。一个正常男人怎么可能会对这么一个令人垂涎欲滴的尤物毫无反应?

他心里难免对这个身材不怎么壮硕、年纪比自己小的张易龙有些许不满,但碍于他是李刚请来的客人,管家压下了心中的不悦。

张先生能不能告诉我,您是用什么办法治疗的童儿?

桃木剑。感受到管家没有什么善意,张易龙随口道。他说的实话,但也并不在乎管家会不会相信他说的什么。

正如他所料,管家闻言,本能的皱了皱眉头,心里想,被李家上上下下尊敬的这么一个大神居然这样说话?桃木剑能治病?这不是在糊弄他吗?怕不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么治病便在这胡说吧。

看来这小子不过是一个烟雾弹,老爷和先生是想掩盖什么才叫他来的。

自以为已经摸清真理的管家心里冷笑一声,看向张易龙的眼神也再次变得不屑起来。

张易龙不经意间抬手看了看时间。

帝豪酒店地下三层都是车库,存有众多来此用餐的顾客的名车,所以要停车再回来没有十分钟是不够的。看出张易龙疑惑的管家适时开口为他解释道。

张易龙忍不住夸赞道:居然看出我在想什么,眼里真不错,不愧是李刚的管家。

收到夸奖的管家不由得扬了扬头:张先生过奖了,我能在这个年龄里成为李先生的管家,各方面的能力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包括武术。

说着,管家看了看张易龙并不粗壮的胳膊,那眼神和语气里的刻意强调让张易龙听出了什么不一样的意味来。

看来得提醒李刚小心才是,要是自家管家过度自满导致家中起火,那可就糟糕了。

连自己斤两都认不清的人,怎么来担任李家的管家?最起码不该骄傲和不能狗眼看人低这点,他们还是得知道的。

哦?看来管家是个文武兼备的人才。张易龙眯起眼看了看身边的管家,我才疏学浅,倒是有兴趣学习一下。

人都欺负到头上了,他能不表示些什么吗?

管家闻言急忙摆手:不敢不敢,我不过是个小小的管家,哪里有资格教张先生什么呢?我可是听了李先生说了,您是他专程请来的尊贵的客人。

明面上奉承,目光之中却全是浓郁的质疑和轻视。

张易龙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林雨诗为自己准备的这身西装和皮鞋,他无奈一笑:说的是,要是把衣服弄坏,老婆她又得数落我了。

管家心里的鄙夷又多了几分,这人果然是绣花枕头,居然搬出老婆当挡箭牌。

既然如此,那我教你一些东西吧。

管家脸上的表情突然凝固,这不是明摆着在挑衅他吗?他的脸瞬间阴沉下来:既然张先生有次兴致,那我就失礼讨教一下了。

自认实力不错的管家在面对张易龙如果犀利的言语,一时间挽了挽袖子。

不用这么正式,这回轮到张易龙摆了摆手,一招就够了,太正式了我也不好意思。

失礼了!

你来说开始吧,省的一会儿说我占便宜。

你!好……开……管家沉着脸后撤半步。

但在他话的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只觉得眼前一晃,一瞬之间模糊了一下,顿时后背一阵冰麻,紧接着,他的左半边眼睛就失去视线,陷入了黑暗。

他右眼微微转动,接着看到了一直拳头举在他的眼前,只差分毫便可触碰。

管家微微后退,接着看到了张易龙微笑着的脸庞。

如果张易龙愿意,完全可以单手分指戳伤他的双目,而不是这样握拳。

多么不可捉摸的速度!完全可以用诡异来形容。

管家冷汗直流,直到现在他才知道刚刚在张易龙眼里,他的语言是多么可笑,动作是多么缓慢笨拙!他颤抖着后退半步,跟张易龙拉开距离,好半天都缓和不下。

学会了吗?依旧是微笑着说道。

会了,多谢张先生指点。管家虽心有不甘败给了这个比自己小的男子,但还是缓缓收起了架势。

张易龙含笑,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领带和外套,不再多说什么。

就在此时,保安小跑着过来,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那串车钥匙宝贝似的双手交到张易龙手中,与此同时,林雨诗也走了出来。二人在管家的带领下来到了包厢内。

看着推门进入的张易龙,尽管刚刚的事情已经过去,但管家仍旧镇定不下颤抖的身体。心有余悸的他原地略微沉默,而后对着张易龙的背影微微低头。

张易龙绅士十足的走到林雨诗身侧,为她推开了沉重的实木大门。

跟张易龙所预计的那种圆桌晚宴完全不同,门内是巨大的、熠熠生辉的宴会厅,不少身着华丽的男男手持高脚杯,相对而立,笑着交谈着什么。

宴会厅内富丽堂皇,厅内东西南北面各放置了一张长桌,桌上雪白的餐布上是各式美味佳肴,山珍海味不在少数。

他一下子反应过来,所谓晚宴,不过是这些达官贵人交流的场所。李刚这是有意将他引进这个圈子啊!

踩在酒红色的地摊上,张易龙和林雨诗二人并肩而立,两人的即近乎完美形象引起了闻声望来的人们的注意。端着餐盘的服务员也不由得停下了来来往往的脚步。

偌大的宴会厅一下子安静了下。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