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编版】如若深情不自知小说免费全文阅读

目送唐少枫心满意足的离开,夏婉默默为林艺捏了把汗,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怎么对付她的小可怜的。

发现林艺孤零零在墙角蹲着,一副憋屈不已的表情,夏婉莫名想笑,却要假装正经。 林艺,你没事吧? 林艺痛恨的仇视着唐少枫离开的方向,没好气的说:夏姐姐,唐少枫那混蛋又用老办法对付我!他明知道我怕黑,还把我堵在巷子里不让我出去。 噗……夏婉一个没忍住,险些破功。 夏姐姐,你刚才是在笑吗?林艺匪夷所思,神色变得更加懊恼。 心虚的夏婉急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嗓子疼。 拉起林艺,夏婉笑眯眯的安慰道:走,姐姐请你去吃好吃的宵夜,唐少枫那家伙也太坏了,改天我遇到他,一定好好骂他! 嗯!林艺仿佛找到靠山,一脸信任的点点头。 第二天,夏婉起了个大早,将自己收拾的漂漂亮亮,便直奔尚庭集团。 来到尚庭办公大厅的前台,夏婉含笑说:你好,我想见你们总裁。 前台姑娘不可思议的瞥了夏婉一眼,那神情仿佛在说:你口气也太大了,我们总裁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 态度不友好的自顾自忙着,前台不冷不热的反问说:有预约吗? 夏婉就知道要见萧慕庭没这么容易,便径自拿出手机,给对方展示她昨天的拍照成果。 前台姑娘脸蛋一红,继而惊讶的捂住口,随后压低了声音吩咐道:小姐,麻烦您等一等,我这就去跟总裁打个招呼。 夏婉满意的点头,继而淡然自若的等候在休息区。 不多时,前台姑娘恭恭敬敬的把夏婉带到了萧慕庭的跟前。 可让夏婉不由得暗暗懊丧的是,该死的唐少枫也在这里。 所以,她到底还要不要继续,还是等到唐少枫不在的时候再过来一趟? 不留给夏婉权衡的机会,萧慕庭直接吩咐前台姑娘出去,顺便把门带上。 如此一来,夏婉不得不硬着头皮上演一出大戏了。 你告诉我的下属——说你是我的情人?萧慕庭邪肆扬唇,眼神故作无意的瞟向唐少枫。 夏婉闻言,嘴角抽搐的默默回呛道:那是你下属自己臆测的好吧?跟我有什么关系! 见唐少枫反应不大,萧慕庭眸色一凛,又道:照片呢,不是有照片吗? 夏婉尴尬的抬眸,对上唐少枫古井不波的双眼,莫名感到胆怯和没底气。 就好像,她背着唐少枫偷人了似的。 这种古怪的心情,让夏婉越发不自在。 见夏婉目光躲闪,萧慕庭似乎失去了耐心,语气森寒的提醒道:夏婉,你妈妈留下的别墅,我…… 不等萧慕庭说完,夏婉步伐沉着的上前,把手机摆到对方的眼前。 唐少枫不经意间扫了一眼,眼睑微微颤动的他,不知在思考什么。 有意思?所以你昨天找我喝酒,就是为了设计我?萧慕庭佯装愠怒,面色凛冽的质问夏婉。 夏婉扬起头,鼓起勇气编着瞎话,我才没有设计你,是你自己喝醉了,没控制住! 哦?真的吗?萧慕庭意味深长的回应夏婉,晦涩的目光却移向唐少枫。 眉头紧蹙,夏婉不懂萧慕庭为何故作高深,只加重了语气要挟说:反正事实摆在面前!萧慕庭,你占了我便宜,现在我要求你把我妈留给我的别墅还给我! 萧慕庭轻漫一笑,不以为意的用手指敲击着桌面,如果我不呢? 你跟叶家千金在谈恋爱吧?你信不信,我能让你入赘叶家的好梦马上烟消云散!夏婉早猜到萧慕庭不是好惹的主,便已经想好了措辞。 也不知夏婉这句话,到底戳痛了萧慕庭的那根神经,他陡然敛起笑容,目光阴厉的叫嚣道:夏婉,原来你这么卑鄙无耻呢!我告诉你,那栋别墅,我就算烧掉也不会还给你!这点小伎俩就想逼我就范,不好使! 萧慕庭不上套,夏婉头痛不已,这和她事先规划好的剧情不一样啊。 可为了保留气势,她不得不呛声说:好!萧慕庭,这是你逼我的! 言毕,夏婉愤然离去,其实心里根本就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愤怒。 怕自己的计谋露馅,她只能演戏演全套。谁让她的对手是萧慕庭,那个对她知根知底的男人呢。 这种结果,夏婉潜意识里已经预料到了,可当真到了鱼死网破的份上,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和萧慕庭抗衡了。 难道她真要毁掉萧慕庭和叶家千金的姻缘吗?她不知道,也不确定。 夏婉离开后,唐少枫目不斜视的凝着萧慕庭,慕庭,夏婉酒量虽然不错,可跟你比起来,还差得远。 明白唐少枫在暗示什么,萧慕庭目光坦然的回应道:你没猜错,昨天我是装醉。 所以你们……唐少枫话说了一半,嗓子眼仿佛忽然被人扼住似的没有了下文。 萧慕庭一脸淡然,仿佛察觉不出唐少枫眼底的郁结,我配合她,只是想看看她到底要耍什么鬼把戏。 这模棱两可的答案,宛如悬在唐少枫心尖的一把刀,让他无法再泰然自若的保持镇定。 从尚庭出来,面色阴沉的唐少枫坐进跑车里,一拳击打在方向盘上。 他已经反应过来,昨天夏婉是故意把林艺带过去,引他上钩的。 这个该死的女人,就那么想委身于萧慕庭吗……幽幽的发出一声低吼,唐少枫的眸底盛着漫无边际的恼火与痛楚。 女人确实是善变的生物,谋划着让萧慕庭归还别墅时,夏婉还信誓旦旦的决定一定要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可现在,她却开始犹豫不决。她明白她跟萧慕庭注定不会有结果,所以她所期盼的幸福终归得不到。 然而,她得不到幸福,就要连萧慕庭的幸福一起葬送吗? 正在家里苦思冥想着该怎么做的时候,夏婉忽然听到楼下唐少枫的怒吼声—— 夏婉,你给我出来! 眼神烦躁的走下楼梯,夏婉怕唐少枫制造出的动静太大,待会再惊扰到自己的奶奶,便又少不了一顿批评。 不知道唐少枫忽然来找她做什么,夏婉眸色迷惑的走到唐少枫面前。 只见对方的面色非常冷,冷到能把人冰冻,穿着睡裙的夏婉,猝不及防的被唐少枫给拉进车里。 目视唐少枫把车子开到一处荒山野岭后,气急败坏的夏婉搞不懂对方到底抽什么疯,唐少枫!大晚上的你带我来这里做什……唔! 夏婉话音未落,殷虹的唇瓣便被唐少枫发狠的堵住。 他拼命啃噬,惩罚性的吻着目光呆滞的夏婉。 反应过来以后,夏婉死命挣扎,可都无法让唐少枫停止。 没办法,夏婉抽出被唐少枫抓住的手,一巴掌甩在对方脸上。 唐少枫终于冷静下来,气氛变得异常冷凝。 夏婉也愣了愣,她只是想阻止唐少枫疯狂的行为,并不是真的想打对方。 唐少枫,你究竟受什么刺激了?夏婉无奈的叹了口气,想心平气和的跟对方聊聊。 人人都说她绿茶,说她不识好歹,可她只是不愿承认,唐少枫确实是非常在乎她的。 可有时候,对方的表现过激,显得霸道又蛮横,才会让她呈现出一种排斥。 毕竟,以她们的关系,唐少枫偶尔的所作所为,已经超乎友情。 你跟萧慕庭,睡过了?唐少枫没有抬头,像个受挫的孩子似的死死盯着鞋尖。 从未见过如此颓废的唐少枫,夏婉心里诧异,随之不自在的皱皱眉。 没有。其实没必要解释,可夏婉就是没办法接受唐少枫的眼里一片死寂。 对方明明那么骄傲,甚至比她还不可一世,怎么能有伤心的时候。 真的?唐少枫欣喜的抬眸。 没好气的白了唐少枫一眼,夏婉斥道:爱信不信!本小姐用得着跟你解释那么多吗? 起初还绽放光彩的双瞳又变得暗淡,这让夏婉莫名升起愧疚感。 无奈的呼出一口气,夏婉眸色坦诚的说:我要是真的碰了萧慕庭,恐怕他会把我碰过的地方都用硫酸泼一遍。所以你觉得我会那么冲动吗?我只是想用伪造的照片逼他就范罢了。 萧慕庭对夏婉和夏家的恨,一辈子也不会消除,所以夏婉陈述的事实,只不过用了开玩笑的语气。 发现自己学着林艺的样子非常好使,只要故作委屈,就能让夏婉心软,唐少枫的眼中划过一抹狡黠,接着便不由自主的将夏婉搂进怀中。 直到夏婉快被勒得喘不过气,他适才放开对方。 我说唐少枫,你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夏婉做出一脸嫌弃的模样,不停扒拉着身上根本不存在的污秽。 唐少枫但笑不语,竟显出跟他气质完全不符的傻里傻气。 说起来,夏婉,慕庭昨天是装醉,所以被涮得人是你才对,他酒量很好,尚庭才开始运营的时候,他最高记录是同时应酬五个包间的客户,最后还能屹立不倒。想起萧慕庭故意让他误解,唐少枫便也耍了个心眼,径直戳穿萧慕庭装醉的事情。 夜里,夏婉辗转反侧睡不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手机相册。 越看越气的她,心里憋着一股无名火。 为什么萧慕庭要故意装作不胜酒力的样子,就是想看她出洋相吗? 夏婉,你妈留下的那栋别墅,我就是烧掉也不会还给你——萧慕庭这句恶毒又冷漠的狠话,让再次回忆起的夏婉很没出息的眼眶一红。 亏她之前还觉得如果真要拿照片搞事情的话,会破坏萧慕庭的好姻缘。 可现在,她不想心软了。 既然已经站到了对立面,那么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决定明天就去找叶家的小女儿叶童以后,夏婉的心情这才平静下来。 第二天,夏婉换上气场强大的黑色露背小礼服,将柔顺的长卷发披散开来,再画上一个攻击性十足的妆容,然后就挎上包包出门了。 找到叶家的住址,夏婉看着眼前这栋能媲美城堡的建筑物,不禁在心里暗暗惊叹:难怪萧慕庭会对叶童那么好,敢情真让她猜对了,叶家当真不是一般的有钱。 据说,叶家所创立的影视公司,每年的收益,能买下一百个夏氏集团。 所以,和叶童比起来,她夏婉简直就是一个一穷二白的灰姑娘。 可即便如此,夏婉也没有心虚气短,反而更加昂首挺胸。 按响门铃,叶家的佣人便走出来询问说:小姐,请问您找谁? 我找叶童。夏婉笑容可掬的回答对方,可她骨子里散发出的迫人气场,根本就是来找茬儿的。 因此,佣人不敢即刻就放夏婉进去,而是继续询问道:那您是我们小姐的朋友吗?来之前有给她打过电话吗?或者,您把您的名字跟我说一声,我好去跟小姐通报一声。 没想到要见叶童这么麻烦,夏婉没耐心的皱皱眉,你就跟她说夏婉来找她,和萧慕庭有关,让她赶紧出来见我。 发现夏婉口气不小,佣人迅速关上门,像是去提醒自家小姐提防着点。 不多会儿,一身清凉打扮的叶童便出现在叶家门口,她认出夏婉的脸蛋后,眼神立马变得警惕和凌厉。 我说夏婉,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竟然敢到我家撒野!叶童分明还在忌讳夏婉跟萧慕庭有那么一段过往,便眸色嫌恶的表现出轻蔑。 夏婉不怒反笑,只含笑问道:给你看样东西啊?保证你感兴趣! 狐疑的挑眉,叶童冷声讽刺道:故弄玄虚!你到底来找我做什么?不会是因为上次在咖啡厅丢尽了脸,想来找我算账的吧。我说夏婉,你最好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我叶童不是你惹得起的人。你最好离萧慕庭远一点! 叶童年纪小,只知道摆出个空架子威胁恐吓,可说话半天说不到点子上,这可把夏婉愁坏了。 当她听到对方终于提到萧慕庭,便神色欣慰的接过话题,可是,如果是萧慕庭缠着我怎么办?男人最放不下的,就是自己的初恋,你应该懂得这个道理吧? 叶童面色一变,半信半疑的讽刺道:不可能!你这种大龄剩女,他才不会稀罕! 被叶童口里的大龄剩女几个字给噎住,夏婉嘴角抽搐,要不是她当真惹不起叶童,还真想好好教育教育面前这个黄毛丫头。 可她今天的目的是来棒打鸳鸯的,她要作弄的人也是萧慕庭,所以便不再介怀。 喏,不信你自己看咯!夏婉快速拿出手机,为了省事,她直接把那张偷摄的照片设置成屏保。 叶童眼神震愕的锁视着照片数秒后,气得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夏婉知道对方要炸毛了,就笑呵呵的宽慰道:小妹妹,我今天来这里不是为了挑事的,也不是要跟你争抢萧慕庭。男人对我来说,没那么重要。我就是想提醒你,年纪轻轻别被他骗了。 言毕,夏婉潇洒的转身,想留给叶童一个发人深省的背影。 可叶童哪里肯放夏婉走,她蛮横的一把拽住夏婉纤细的胳膊,眸色阴寒的臭骂道:贱货!男人既然对你而言不重要,你干嘛还去勾引我男朋友!你要不要脸?当小三还当的这么理直气壮,还敢跑到我家里来叫嚣,你是不是觉得我叶童好欺负! 说着话,叶童表情激愤的去撕扯夏婉的脸,好在夏婉躲得快,只是头发遭了殃而已。 女人吃起醋来绝对不是开玩笑的,看看叶童手里的那缕头发便知道了。 夏婉疼得龇牙咧嘴,没办法再和颜悦色的跟叶童理论,我说小丫头!明明是你自己的男朋友不检点!你拿我撒什么火?你叶童真有本事的话,会管不住萧慕庭那个? 夏婉故意抹黑了萧慕庭一把,为自己被扯掉的头发报仇。 看到叶童恼羞成怒,夏婉却扬起十分清美的笑容,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啧啧,你那副要杀人的表情还真是可怕呢!对了,我记得上次在咖啡厅的时候,某人还说我是母老虎来着,你觉得现在咱俩谁像母老虎啊? 夏婉!我打死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叶童已然抓狂,哪还有半点豪门闺秀的仪态。 夏婉才不会蠢到真的和叶童打一架,她一溜烟跑进自己的车内,安全带都来不及系好,就猛踩油门离开了这个危险地带。 从叶家出来后,夏婉去了趟公司。 当陆风看到她的头发仿佛被人狠狠蹂躏了似的,便愣在原地一脸避讳。 你盯着我干嘛?我脸上有脏东西吗?夏婉摸了摸自己娇俏的脸蛋,只觉得陆风的眼神太古怪,似是同情,似是担忧。 陆风回过神,支支吾吾道:小姐,您是不是遇到流氓了?要不要我现在就报警? 纳闷儿的蹙起秀眉,夏婉无意间从玻璃窗中看到自己头发的轮廓,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咳咳……没有,跟个泼妇吵了一架,被抓掉几根头发罢了。夏婉面色尴尬的搪塞过去,然后快速用手指梳理头发,免得被公司里更多下属看到,还以为她被怎么了呢。 小姐,您都快结婚了,还像个小姑娘似的跟人打架。陆风无奈的吐槽,继而又忽然想起季云交代他的事,对了小姐,季总上午来过,说是让您拟一份您想邀请的婚礼宾客名单。 闻言,夏婉淡然的点点头,等到陆风出去以后,她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找到纸和笔,可下笔之际,却又踟蹰了。 这样仓促的婚礼,她真的不知道该邀请哪些人来参加。 就连自己的家人,都不一定会送上真心的祝福,何况其他人。 而且,自从她跟季云签了合同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高冷的未婚夫,这样毫无感情基础的婚姻,能支撑多久,真的是个谜。 收回凌乱的思绪,夏婉继续沉思宾客对象,合同都签了,她总不能毁约。 提笔,她本来想写自己最好的朋友陆幺幺的名字,可却脑抽一般写成唐少枫。 回想过去的她,那荒唐无聊的青春,全是在唐少枫的掺和中度过的,夏婉默默对自己说:也许,从很久以前开始,唐少枫在她心中就占据了不轻的分量吧。 响起,打断了夏婉沉浸在回忆中情绪。 夏婉!你竟然真的跑去找小童?萧慕庭愤怒的质问声,仿佛要把话筒给震破。 夏婉心里一痛,却抢扯起嘴角回呛道:不然呢?你以为我说着玩呢? 话筒那头冷哼一声,继而是萧慕庭轻蔑至极的讽刺,夏婉,你真以为那天晚上我喝醉了? 萧慕庭终于承认自己耍心眼,夏婉心中冷笑,面上却假装不知情的反问道:你那天是装醉? 夏婉,我说过你太自视甚高。论喝酒,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你以为,随便拍几张照片就能扭曲事实,造谣生事了吗?那天我们根本什么都没发生,你心知肚明! 夏婉眼珠转动间,忽而眼神凄苦的询问说:叶童在你身边吧?这通电话你开的是扩音吧? 电话那头沉寂了许久,像是被夏婉猜中般默认了。 深深吸气又重重吐出,夏婉眸底的黯然更深。萧慕庭为了自证清白,竟然让叶童旁听她们的通话。 萧慕庭,你是有多在乎这个叶童呢? 萧慕庭,如果你早就知道我要做什么,干嘛还乖乖的走进我设计好的圈套?我就不信,你不想跟我发生点什么?萧慕庭,你心里根本还有我! 一口气不断的给萧慕庭定下一个旧情未了的罪名后,夏婉迅速挂断电话。 她断定叶童一定在听电话,所以对方也一定会因为她这番质问去深究,甚至吃醋。 尽管她确实跟萧慕庭什么都未曾发生,可女人的嫉妒心跟占有欲,从来不输于男人。 是故,萧慕庭要吃些苦头了。 起身走到窗边,痴痴的望着窗外惨淡的日光,夏婉如梦呓般轻声说:萧慕庭,我快结婚了你知道吗?以后,我再不能对你死缠烂打…… 周六,夏婉先去医院看了眼躺在病床上的父亲,虽然她神情冷漠而疏离,甚至在扫视到方兰一脸忧郁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底却仍旧感到不痛快。 都这么多天了,老夏的情况依旧没有好转。 这个待她如外人的男人,虽然没有尽到做父亲的指责,可她却无法像对方一样那么铁石心肠。 叮嘱护工好生照料,夏婉才不相信,平时那对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母女,会放下架子当真为老夏端屎端尿。 你又要去哪里?爸的病情迟迟没有好转,你竟然还有心思去外面野,你到底是不是夏家的女儿?夏雪见夏婉进来没多久就要走,便不甘心的瞪视着对方。 夏婉神色轻蔑的笑了笑,讽刺道:夏雪,你搞搞清楚,你要是想离开这个死气沉沉的地方,又没人留你。是你自己非要在这里假装孝女,干嘛把我拉进来?我可没你那么虚伪! 顿了顿,夏婉不留情的挑挑眉,哦,说到我是不是夏家的女儿这个问题,你应该比我清楚,老夏管过我吗?没有吧?所以我爱干嘛干嘛,我问心无愧。倒是你,平时被老夏当心肝宝贝似的捧着,现在知道要承担相应的责任了吧,是不是好气? 夏雪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被夏婉怼的毫无还击之力。 方兰看不过眼,自然要帮着夏雪反击。 夏婉!你还有没有点教养!一口一个老夏老夏的,这是你知道吗!真是目无尊长!还有,夏雪问你是关心你,你怎么就不知好歹呢!方兰摆起当后妈的谱,说教起来头头是道。 奈何夏婉从来都不惧怕这个两面三刀的女人,更何况现在她不用顾忌老夏的面子。 我伟大的后妈,你说这话亏心不亏心?我没有教养,是因为我妈死的早,我妈为什么死得早,这里又没有外人,您就别装了呗!要不,咱去我妈的坟前当面对峙啊,你敢吗? 方兰咬牙切齿的怒视着夏婉,拿对方毫无办法,便面色阴毒的冷哼一声,像是眼不见为净一般扭过头。 母女俩终于消停,夏婉嗤之以鼻的切了一声后,暗暗在心里腹诽道:说不过姑奶奶我还非要给自己找膈应,真是闲的! 径自往出走,夏婉正想着今天该干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后,就被疾步追来的夏雪给拦住。 奶奶说你要结婚了?夏雪眸色晦暗的盯着夏婉,仿佛在盘算什么。 夏婉没心情跟夏雪上演姐妹情深的戏码,就敷衍般撇撇嘴,跟你有关系吗? 夏婉说的是实话,她和季云的婚礼宾客名单上,亲人一列她只填了自己奶奶的名字,夏雪和方兰并不在其中。 虽然这婚事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可怎么说也是她人生中为数不多的喜庆日子,怎么能让这两个女人来扫兴呢。 没有得到明确的答案,夏雪便摆出一副不罢休的表情,你要嫁的,不会是唐少枫吧? 听到夏雪的猜测,夏婉险些笑出声,可为了气一气对方,她便假装诧异又心虚的摇摇头。 见状,夏雪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骨节咯吱作响。 听到这微小的异动,夏婉实在有些憋不住了,便哈哈大笑。 她的好妹妹夏雪,时刻把她当成假想敌,这简直太有趣了。 在她自己的眼里,她和唐少枫顶多算是好哥们儿,并没有那些情情爱爱的矫情因素。 望着夏婉幸灾乐祸般的笑容,夏雪恨得眼里似乎要滴出血来。 可最终,她什么也没说,只面色惨白的转身离开。 难得一见夏雪落寞的样子,夏婉心情畅快,便准备去星悦喝几杯。 运气好的好,或许能碰上萧慕庭,也让她试试奚落人是什么滋味。 驱车来到酒吧,夏婉轻车熟路的走进vip包间,品尝着诱人的鸡尾酒的时候,她忽然想起,自己要结婚的事情还没跟唐少枫知会过呢。 也不知道唐少枫是否认识季云。毕竟,她和萧慕庭分手后的所有男朋友,都入不了唐少爷的法眼,导致她谈了一个又一个,跟走马观花似的。 几杯酒下肚后,脑袋晕晕乎乎的夏婉,猛然记起她第一次见到叶童的时候,不是在那家让她丢尽脸的咖啡厅,而是在这间酒吧。 那天她刚和季云达成协议,随后在对方的暗示下,来酒吧找萧慕庭要回别墅。 当时叶童就坐在萧慕庭的身边,可是临时接了个电话后便匆匆走掉了,因而对方给她留下的印象并不深刻。 所以说,她还有可能在这里碰上叶童。 抬手揉了揉眉心,夏婉只觉得头疼:她上次故意说给叶童听的话,虽然够萧慕庭喝一壶的,可也会牵连自己。毕竟,女人一旦妒忌起来,威力那是相当大的。 起身,夏婉不再多留,且考虑着以后要换个地方逍遥。 叶童家里家大业大,她暂时还没有能力跟对方硬碰硬,所以最好避免发生正面冲突。 抬手遮住脸,从灯光幽暗的长廊里往出走,夏婉一个不留神,撞到跟她迎面相遇的一个女孩。 女孩打扮的流里流气,身后还跟着一帮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妖魔鬼怪。 不好意思。下意识的皱皱眉,眼前的画面实在有辱夏婉的审美,她便加快脚步想要离开。 诶?等等!你就是夏婉吧?那个臭名昭著的绿茶!带头的女孩嘴角上扬,眼中却没有丝毫笑意。 心道自己压根儿不认识这帮人,夏婉疑惑的询问说:我认识你吗? 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啊!勾搭别人男朋友的贱货!女孩一口吐掉嘴里的口香糖,毫无缘由的破口大骂。 夏婉冷哼一声,不甚在意的表示:就你这姿色,倒贴也没人要,想勾搭都勾搭不了。 女孩气结,目瞪口呆的样子仿佛在说:见了鬼了,眼前这女人怎么这么有种呢!她身后一帮人呢,对方都敢跟她对骂。 说吧,谁让你来的?夏婉镇定从容的睨视着女孩,想知道是谁派这些不三不四的人来找她麻烦。 女孩傲娇的斜了眼夏婉,口气张狂的回答说:说了你也惹不起,叶童姐受欺负了,我们这帮朋友看不过眼,怎么的?今天我们就是来教训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人的! 夏婉眼神一黯,心想着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可叶童结识的这帮所谓的朋友,实在有点不伦不类,甚至引人发笑。 别的不说,就说带头的女孩身边立着的几个高瘦的像竹竿似的男的,夏婉断定自己打得过。 然而,寡不敌众,夏婉不傻,并不打算吃亏。 你说你是叶童的朋友我就信吗?人家可是堂堂正正的叶家千金,怎么会认识你们这群不入流的人?夏婉故意表示怀疑,好转移这些人的注意力。 女孩一听面色一沉,不悦的辩解道:你懂什么!谁说那些富家千金就非得和富家千金一起玩!叶童姐就是喜欢我们这些讲义气的人! 夏婉眸色怜悯的摇摇头,斩钉截铁的推测道:得了吧,别是你们想高攀人家,人家压根就不知道你们为她打抱不平来了! 嘿!你个小贱货还说不听了是吧?你要是不信,我立马给她打电话!急于证明的女孩一边骂骂咧咧,一边从夸张的乞丐裤里掏出手机。 正当女孩在拨电话的时候,被堵住的夏婉忽然神色惊恐的盯着正前方,叶童!你真的来了! 女孩和小弟同时扭头去看,发现自己被骗了以后,回身瞧见夏婉不要命的往反方向跑。 出口没有去路,夏婉便想着找个地方躲起来。 可长廊两侧全是包间,里面的客人如果被惊吓到,更加会引起外面的关注。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尤其方才和夏婉对骂的女孩还发誓说:MD!等我逮到那个小贱货,一定给她脸划花!敢耍我! 下意识的抬手抚上自己娇嫩的脸蛋,夏婉面色抗拒的摇头。 最后,她为了保住自己的美貌,只能拉开一间看似没有人的包间。 一边回头张望,夏婉一边往包间里面走,只听邦一声闷响,她捂着酸痛的鼻子,眼泪都快溢出来了。 唐少枫嘴角抽搐的捞起夏婉,不顾身后的合作伙伴一脸错愕的表情。 痛死我了!夏婉捏着鼻子抬起头,紧接着便不满的喊叫道:唐少枫?你怎么又在这里?快帮帮我,有人要打我! 一听夏婉又惹麻烦了,唐少枫黑着脸替对方轻揉鼻尖,你一天不闯祸,浑身皮痒痒是不是? 摆摆手,夏婉一个劲往唐少枫身后躲,一时半会儿跟你说不清楚,那个女的扬言要划伤我的脸,本小姐有点发怵! 闻言,唐少枫眸色一凛,随即冷笑着询问说:是吗?我倒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 够意思!要不你直接出去跟她们说没看见我吧?夏婉抱着坑谁也不能坑自己的心态,大义凛然的把唐少枫往外推。 唐少枫倒没有推拒,也许是因为夏婉没跟她说清楚对方是一帮人,而不是三两个那么好对付,他就大大方方的走出去了。 关上包间的门,夏婉干巴巴冲着唐少枫的客户笑了笑,尴尬之极。尤其对方一直保持着一脸瞠目结舌的表情,似乎从未见过如此奇女子。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