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名媛千金觅良缘》在线免费全文

混杂着各种味道的医院走廊内,夏婉婉疲惫不堪的靠在白色墙面上。

医生刚才所说的那番话犹然回荡在耳边。

你母亲的病不能再拖了,需要尽快做手术。手术费用为16万,你先去把费缴了吧。

自从出了那个家之后,捉襟见肘过生活的她和妈妈哪里有那么多的钱。

实际上为了妈妈的病,她联系过亲生父亲,可是那边却是恍若未闻,至今连医院都没来过一次。

可是现如今除了找她的这个父亲帮忙,夏婉婉实在是想不到别人了。

除了医院门口,她拨通了夏树的电话,过了半分钟才有人接听,是极其不耐烦的语气:我正在忙,有什么事快说。

妈妈要做手术,需要20万左右,如果你还有点良心的话,就把钱给我。这对于她那个开公司的父亲来说,根本就是九牛一毛的事情。

好了好了,知道了,没其他事的话,我就先挂电话了。

电话那端传来的嘟嘟声让夏婉婉的心都跟着收紧了。

她坐上公交车,直接往夏树的公司赶去。这次不管是以什么样的手段,她都要从那个薄情寡义的父亲手上拿到手术用的钱。

到了公司,却被告知夏树正在会议室跟大老板谈项目。

揪着衣服的下摆等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几乎都快把她刚才的怒气给消磨干净了,会议室的门才打开。

夏树正对着一个身材欣长、神态冷淡的男人讨好般的说着些什么。

她想要冲到夏树的面前,而看到她的出现,夏树连忙对助理使了个眼色。转而继续对

在他身边待了十几年的助理自然领会其意,走到夏婉婉身边,捏着她瘦小的手臂试图钳制住她。而显然,夏树低估了向来乖巧懂事的女儿的决心与勇气,爸爸,我有话要跟你说。

穿着定制款高档西装的男人神色冷漠的扫视过来,给人强烈的压迫感与不怒自威的气势。夏婉婉有意避开他的视线。

夏树隐忍着怒火,和颜悦色的说道:有什么话稍后再说,爸爸这儿还有客人呢。

或许是血缘因子在作祟,夏婉婉也真的不会让自己的亲生父亲在外人面前丢了面子。

出了办公室的正门,林明远对身后跟着的点头哈腰的男人说道:夏董事长的女儿还在里面侯着,就到这儿吧,不用再送。

说完,领着六个下属昂首阔步的走了。

文学

夏婉婉跟在夏树身后进了办公室,没有叙旧与闲聊,夏树开门见山的问道:20万?

手术费用16万,加上后期所需的费用,保守估计是20万。

谁知夏树却说道:最近公司不景气,刚刚那位还没答应我签下合同,目前只能先给你16万。

什么?夏婉婉不禁怒了。他给萧梦婷母女俩买个包都是十几二十万,到了她这边,急需救命的钱都这么斤斤计较!

夏树,你还当不当我是你女儿!夏婉婉的鼻翼开始发酸,泪水在眼眶中悬而未落。

这还是这个女儿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夏树望着忍着没哭出声来的女儿,内心有些触动。他签下了20万的支票,对夏婉婉说道:如果你能傍上刚才那位林总,甭说是20万,2000万他都能随便给你。现在公司的经营状况愈发堪忧,财务对于一万元的收支都开始精打细算,他的吝啬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是教唆她去勾搭富豪?夏婉婉心中更加酸楚。这些年来听萧梦婷母女俩尖酸刻薄的话也就算了,没想到这个跟她有着血浓于水亲情的父亲也开始轻视她了吗?

接过支票:我会把钱还给你的。未等夏树有所反应就转身离开。

她飞奔出了大厦,却也由于心情太过急切而没有注意到从地下停车场行使出来的车辆。

当金色的劳斯莱斯与跌坐在地上全身发软的夏婉婉面部只有两尺远的时候,她的额角不禁流下了冷汗。

她还在后怕,如果真的就这么去了,那妈妈怎么办?

司机从车上下来,关切了两句:可有受伤?

她摇了摇头,双手撑在地上借力站了起来,走路时有些摇晃。

劳斯莱斯后车位的林明远神色不明的看向那个远去的身影。

晚上回到家,面对扭着水蛇腰,一脸媚笑的萧梦婷,夏树也是一丁点的兴致都提不起来。

萧梦婷坐到他的腿上,关切的问道:华远的合同没拿下来?

夏树叹着气点头。

要不给林明远送点礼?

什么礼物?他一个总裁有什么买不到的?夏树皱眉。

萧梦婷搂着他的肩膀,娇笑,清清白白的女儿家他可就很难买到。你不是说他有洁癖吗,不如我们……

听了建议后的夏树若有所思的点头。

在手术室门外焦急等待的夏婉婉在医生一出来的时候就跑上前去。然而医生的表情很是紧绷和严肃,夏小姐,你母亲的病情远比我们想象中的严重,过段时间还需要做手术,而最近需要住在无菌病房。

夏婉婉刹那间面如死灰。

走投无路之下,她又拨通了那人的电话。

出乎意料的,对方在接到她的电话之后,表现得不似以往那般不耐烦,居然还展现出了慈爱,婉婉,你母亲的手术怎么样?

她愣了一下,开口道:爸,你能再给我20万吗?

好。你过来拿吧,我让司机过去接你。

对于这次的反常,夏婉婉也没多想。只当是某人突然的良心发现。

站在医院正门等了二十多分钟,司机开着黑色奔驰来了。坐到后车位,多日来很少闭眼的她闭上眼睛准备休憩一会儿,结果一不小心睡着了。等司机叫她的时候,她下了车,结果左看右看却都是时尚造型门店。

这是干什么?

司机回答:董事长吩咐我带小姐过来改变一下形象,还请小姐配合。

去拿个支票竟然都要讲究穿着打扮?

虽然疑惑,但是她也相信虎毒不食子这句话。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塑造,夏梦婉才从时尚沙龙出来。司机载着她走的并不是公司路线,她问:这又是去哪里?

董事长在酒店订了一桌宴席。

在服务生的带领下,走近一家雅间。开门的却是萧梦婷。

这个每每都会对她和母亲冷嘲热讽的女人!

夏婉婉下意识的转身就想走,而萧梦婷却是一把拉住了她,笑意盈盈的对她说道:婉婉,进来吧。

而夏树见她进来,急忙站起来,婉婉,快过来坐下。带有讨好成分的笑容。

萧梦婷在的聚会,居然没有夏晴晴的身影。

种种迹象让她意识到事情的反常。

背对她坐着的男人转过身来,有些醉意,面上也晕染了红云。她记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略作思索之后想起他便是昨天公司遇到的那个林总。

这是林氏集团的首席总裁,快叫林总。夏树催促道。

林总。依言,她叫出了口。

林明远只觉得这声音如同清涧山泉,让他心头的燥热减轻了一些。他皱眉,明明以往是千杯不倒的酒量,为何今日才喝了三杯就这么晕眩,甚至是心上有一团无名火。

等视线移到她漂亮的锁骨上时,就连小腹都蹿上了火苗。

与昨日不同的是,今天的她特意化了俏丽却不失清新的妆容,穿着一条抹胸米白色短裙。等目光落在她雪白的大腿上时,林明远有些心猿意马,头脑更加昏沉。

见到林明远不适的揉着太阳穴,夏树连忙对还呆站着的夏婉婉说道:快扶林总去休息。

夏婉婉的背脊有些僵硬,站在原地未动。

看她没有动静,萧梦婷凑近她身边,压低了声音说道:只要你按你父亲说的做了,你母亲的病自然不是问题。

夏婉婉恨恨的瞪了萧梦婷一眼,而她的父亲语气不满,还愣着做什么,不听我的话吗?

林明远自己却站了起来,今天夏树打电话说有私事要单独跟他谈,所以身边并没有跟着下属。站起来的身躯摇摇欲坠,走两步他就觉得眼睛昏花,快要看不清楚地面。

掺杂着各种心情的夏婉婉在对上林明远不复清明的双眸时,才惊觉自己已经搀扶着他的手。

这是216的房卡。萧梦婷眼里精明一闪而逝,笑着将房卡递给了夏婉婉。

包间在一楼,身材偏瘦的夏婉婉扶着步履踉跄的林明远好不容易走上了二楼,而男人的重量基本上有一半都压在了她的身上。

鼻翼间有清香味萦绕,闻着能将心上的躁动稍稍安抚,可下腹的火焰却是越烧越旺。林明远的视线由于酒后的强烈反应,只能模糊的看到扶着自己的娇弱身影。

心间竟然少有的涌出了柔情。

她搭在自己身上的那双手不冷不燥,给人的感觉恰到好处。

咬着牙坚持着把林明远带到了216门外,刷了门卡之后,是一间豪华套房。

外面是客厅,里面才是卧室。

房间里面的味道闻着香,可是总觉得怪怪的。夏婉婉没做多想的准备将林明远扶进卧室睡觉,可他的重量一下子完全压在了她的身上,他的脸已经通红一片了。

甚至是用手去解领带,似乎是很不舒服。

夏婉婉只想快点从这里离开,可下一刻,男人的转身动作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她再也支撑不住,两人一同倒在了地上,还是男上女下的羞耻姿势。

她挣扎着要起身,这对林明远造成了极大的刺激。他睁开双眼,模模糊糊中有个轮廓。浑身的火热感几近将他的理智全盘吞没。

带着强势而霸道的劲头,他吻上了夏婉婉的唇,香甜的味道在唇间蔓延。

而突然被亲吻的夏婉婉脑袋一片空白,随即用力的推着坚硬的胸膛。可由于身高体重与所处位置的劣势,男人依旧在她身上纹丝未动。

而随着亲吻的加深,她的心头居然也有丝激荡。而房间内开始时闻着只是淡淡的香味,此时竟然浓郁了起来。

春色满园关不住,一室旖旎。

睁开双眼,夏婉婉只觉得下身有种撕裂的疼痛感,自己的脑袋好像枕在什么软和的东西上。她心下一惊,蹭的起身一看,差点绝望的想要死去。

随处散落的衣服以及全身的青紫暧昧痕迹,以及地毯上猩红的印记,还有身边躺着的男人,都在说明到底发生了怎样疯狂的事情。

她转身看了眼似乎还在沉睡的男人,轻手轻脚的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穿在了身上,再随意的弄了弄头发。低头看了看,有些破碎的抹胸短裙根本就遮不完。

将男人的衬衣穿在了身上,忍着身上强烈的不适与痛感,她出了房间。

只要稍微动动脑子,她就知道是被谁给设计了。咬着唇,忍着不让眼眶的眼泪落下来,夏婉婉给夏树打了电话:把钱打到妈妈的银行账户上。还有夏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

夏树在接到电话之后,脸上浮现一抹愧疚之色。萧梦婷却攀上他的肩膀说道:舍不着孩子套不住狼,再说了大树,她跟的可是白薇薇。

林明远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空无一人。看着地毯上的星星点点,他的眸光闪了闪。穿衣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衬衣已经被带走,他的嘴角扬起一抹浅笑,给助理王柯打了电话。

王柯提着刚买的新衬衫敲响了216的房门,一见开门的总裁赤着的上身有着可疑的抓痕与其他的痕迹,他吃了一惊。

向来在男女关系上固守原则的总裁这出来吃个饭怎么就……

压下心中的疑惑,王柯很本分的守在一旁等着被吩咐。

去搜集夏树另一个女儿的资料。清浅的语气。夏婉婉先是回了简陋的出租屋。冷冷清清、没有几件像样的家具。她将自己裹在被子里面,总算是卸下了坚强,脆弱的哭了起来。

她才十八岁,如今经历的一切就快要将她给压垮了。就连亲生父亲都利用她去笼络别人的心。

可是一想到还在无菌病房的母亲,她胡乱的用手抹了把眼泪。起床,换上立领的衣服和长裤,穿着双帆布鞋先去了银行查看账户余额。发现多了二十万,心里提着的一口气稍微缓了一些。

到了医院,找到医生,却被告知已经有人代缴了无菌病房的费用,第二次的手术过两天就可以开展。

是夏树?她疑惑的问道。这位父亲这是为了表示歉意吗?

却见医生摇头,是林氏集团的总裁。

犹如一道惊雷打在了她的身上,夏婉婉从医生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脑子还是空白的。

昨晚上的荒唐事哪能是说忘就忘的,她的双腿到现在为止走路还是打颤的。

他现在知道了她的身份,甚至是连她母亲的事情都查出来了,究竟是想干什么?

陌生的来电很快就解答了她的疑惑。

夏小姐,想彻底的医治好你的母亲吗,并且没有往后的后顾之忧?

夏婉婉怔住。

如果想,那就来见我。报了一串地址之后,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她的内心挣扎不已。

既然第一次都已经给了他,那还有什么好怕的?下定了决心,她便按照所给的地址找了过去。

林氏集团的总部占据了一整栋大厦,进入里面,穿着朴素的夏婉婉不禁有些尴尬。

接待的前台看到她,笑意盈盈、娉娉婷婷地朝她走来,标准的八颗露齿微笑:夏小姐,您好,总裁在办公室等您。

跟着前台到了总经理办公室门口,一路上有不少的人向她投来目光,夏婉婉微低着头掩盖自己眼中的胆怯。

进来。低沉且富有磁性的嗓音从办公室里传出来,富含成熟男人特有的韵调。

前台做了个请的手势,夏婉婉推门而进。

简单不失格调的布置,办公桌前的男人有条不紊地忙碌着,给人感觉沉稳冷静。白色富有设计感的衬衫,显得整个人干净清爽,袖口上精致的黑曜石闪烁着华贵的光线。

林明远抬眼看她,嘴角的笑意意味深长。

要我做什么,你才会救我的母亲?夏婉婉直接切入主题。

林明远起身走近她,强烈的男性气息又让她想到昨晚的激烈。面色倏地一红。

骨节分明的手指拉起了她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两人一同出了总裁办公室去往地下一层。

坐在流线型的法拉利上,夏婉婉只能看到他的侧脸。

去哪里?

他回答:去我家。

浴室里面传来水声,夏婉婉坐在床上绞着手指,快要羞愤而死。

门哗的一声被拉开,林明远腰上裹着浴巾,手里拿着毛巾正在擦头发。夏婉婉看过去,水珠顺着头发滴在他的胸前,顺着结实却不失美感的肌肉往下流。

她望着他,有些瑟瑟发抖。他将手里的毛巾丢到她手里,帮我擦头发。

这样的要求不算过分,夏婉婉拿起毛巾,跪坐在他身后,小心翼翼的擦拭柔软的头发。

半干的时候,林明远又开口道:去洗澡。

毛巾突然掉到了地上。他转身,意味不明的看向她,在躲闪目光的夏婉婉,被他修长的手指捏住了下巴,一定要我发火才会听话吗?

夏婉婉浑身一颤,在他的注视下硬着头皮进了浴室。

泡在浴缸之中,盯着自己身上还未消退的印子,夏婉婉觉得浑身上下就跟要散架了一般的疼痛。母亲病危,亲生父亲却趁火打劫将她给卖了!

现在她在这里,和那些出来卖的有什么区别?心中的苦涩都快涌上喉咙。

还需要多久?男人醇厚的嗓音问道。

她连忙将自己收拾了一下,出了浴室。

完美身材比例的男人坐在床上,面上看不出多少的表情,过来。他如是说道。

一步步的朝着他走过去,他将她拉到了身边,缓缓掀开了她身上的浴巾。

如同没有星辰的黑夜,在他的引领下,再次品尝伊甸园的禁果。

醒来的时候,他仍旧睡在她的身边,一只手还揽在她纤细的腰上。浑身酸痛的夏婉婉拿开他的手,准备起身。然而这次却将他惊醒了。

醒了的话,把抽屉里面的药吃了。

拉开抽屉,里面是一瓶紧急避孕药。

好。她拿着药瓶的双手有些发抖。

收拾好后,夏婉婉回到了房间。而林明远依然闲适的躺在床上,见她身上穿着事前的那套朴素衣服,神色有些不悦。

掀开被子,一丝不挂的他才能够从床上直接起身,夏婉婉连忙背过身去。将她动作尽收眼底的林明远不禁轻笑出声,怎么,下了床就不敢看了?

她吞吞吐吐的:不……不是。

林明远开车将她载到了市里最奢华的商场。

在门口等我,停好车后我会回来。

她机械的点了点头。

缓缓的下车,站在商场正门口,她望着蔚蓝的天空,周围的人有说有笑,可是她的心情却沉重无比。

今天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家里现在又有钱了。

颇为耳熟的声音。

夏婉婉下意识的转头看过去,待看清是萧梦婷母女的时候,想到昨晚上的一切以及现在的情形都是眼前这个笑里藏刀的女人造成的,她握紧了双手。

萧梦婷也发现了她的存在,妖艳的笑道:哟,这是谁呢,原来是婉婉啊。

以前这个女人可不会这么亲昵的称呼她。

夏婉婉,你来这里做什么?这回是夏晴晴开了口,眼里满是不屑的看着面前灰头土脸的女生,哦,我知道了,你是纯粹来过眼瘾的,对吧?

明明是她们母女俩抢走了原属于她和妈妈的美好生活!

夏婉婉恨恨的看着讥讽的母女俩,胸腔上涌的怒火让她无处宣泄,只能紧咬牙关克制住自己不会扑上前处撕咬萧梦婷和夏晴晴。

不然到时候丢脸的会是她!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