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禁忌文尺寸大的肉多,惩罚塞棒不准取出来

罗大爷,你想要什么?说吧,我一会儿还要回去上最后一节课。

 

 

老罗挺喜欢她的痛快的,于是说:我什么都想要,不过你得先说一下价,我得看自己能不能消费得起。

 

 

小雅白他一眼说:那可不行,我不做那个的,其他的都可以。价格嘛,稍微有点贵。如果你只要原味,那就一百一条。还有其他项目的,我怕你消费不起,价格翻倍。

 

 

你说说看。老罗其实不差钱。別看他现在是靠柳颜养着,其实他在城市的另一边有一套房子在出租,每个月都有固定收入的,他还有退休工资。

 

 

柳颜把他接过来,主要是担心他身体有个什么不舒服的需要人照顾。

 

 

就让你过足所有眼瘾啊,不过不能来真的,因为我还是雏儿。还有就是,我可以帮你,但这个价格最贵,而且还分方式的。

 

 

她一个小女孩,做起生意来头头是道,老罗挺佩服的,好奇问她说:这样你都接受了,为什么你不跟人那个?

 

 

小雅撇嘴道:你当我傻呀?你们这些老头跟大叔,不就贪我身子干净吗?我要是不干净了,你们还会花那么多钱买我的东西吗?

 

 

老罗点头,咨询道:帮忙要多少钱?问到这个他才脸红。

 

 

那要看用什么方式咯!小牙格格笑道。

 

 

老罗光跟她聊这些就受不了了,想想说:能不能同时选几项服务?

 

 

小雅一听,觉得是大客户,眼睛都亮了:你想怎么样?

 

 

我想你这样......这样帮我。老罗指指点点的。

 

 

他不敢提太过份的要求,怕人小女孩受不了。

还有,我想你不穿衣服,可以吗?挺多年没瞧过女人的身子了,我想看一下。不过,你能不能优惠一下?我要这么多服务了,总不能一点优惠都没有吧?

 

 

小雅高兴坏了:可以。我给你打个八折吧,不过呆会儿你可得忍住。你要是敢强迫我的话,我会报警的。

 

 

那当然。老罗没口子的答应。

 

 

那咱们开始吧!小雅把手机扔在一边的沙发上,跟老罗说:你等等,我准备一下。说着她进了卫生间。

 

 

老罗挺好奇的,跟进去一看,见她在嗅沐浴露,于是问说:你在干嘛?这个不用洗澡的吧?

 

 

小雅说:我得给你干洗一下,要不然受不了。而且你也需要处理一下,要不然难受。

 

 

挺专业的,老罗出去就把窗帘拉上了,然后躺在沙发上,把裤子拉链拉开。

 

 

心情挺忐忑的,这么多年没女人伺候过了,现在又是一个这么小姑娘,他担心自己坚持不了多久被笑话。

 

 

小雅出来看到他,走近了蹲下观察,咋舌道:罗大爷,你这也太吓人了吧?我还是第一次碰见你这样的。

 

 

老罗被她赞得骨头轻飘飘的,得意的说:还行吧,我以前老把我老婆弄哭,大概是挺厉害的吧。

 

 

吹牛。小雅见他一碰就这么紧张,怎么可能相信。

QQ截图20190319153715.jpg

 

 

她就见过一个就挺爱吹牛的,说得天花乱坠的,结果她才刚一上手就完了,虽然省事,但挺不过瘾的。

 

 

不过她瞧着老罗也挺馋的。

 

 

她为了学习技能,没少看,所以自个儿也挺空虚的,很想要个强悍的男人,到时候她就想收山不干了。

 

 

不过老罗显然不是她等的那个人。她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对一个老头倾心。

 

 

刚这么想,上手给老罗涂抹沐浴露的时候她就不行了。

 

 

原以为老罗连前戏的坚持不了,结果开工后,十分钟都过去了,老罗还是一点要完的意思都没有,还催她说:你怎么不服?

 

 

小雅感觉自己比老罗还强烈,脸红嫣红一片,不耐烦的跟老罗说:你急什么?钱要用在刀刃上,我现在就脱的话,一分钟眨眼就过去了,你后面怎么嗨?

 

 

其实她一开始就瞧不起老罗,想省了那步骤的,可偏偏老罗就是强,还把她自个儿诱到了,她想听老罗的,又不甘心。

 

 

也是!那行,你继续。老罗一点都不怀疑她,只是躺下继续享受。

 

 

小雅感觉不加刺激不行了,于是把外衣脱了,露出她的淡里衣。

 

 

老罗一看就激动。

 

 

小雅实在太诱人了,他太久没见过女人,哪里受得了。这比早上看柳颜还刺激,因为这次靠得更近。

老罗幻想着呆会儿被她帮助的感觉,顿时就是一哆嗦。

 

 

小雅见了一喜,凑近了问老罗说:罗大爷,我好看吧?

 

 

老罗口水都要流出来。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