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舒服吗外面有人—办公室强制道具调教h

女叟子在我面前拨开衣服,开始给小侄女哺乳,原本哭闹的小侄女顿时安静了下来。

文学

面对那抹白色,直看得我眼馋。

阿正,你尝过母.孚乚吗?

啊?我一听这话顿时回了神,回道,没,没尝过。

女叟子似乎不觉得这个话题尴尬,她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我震惊不已。

那你想不想尝尝?

瞬间我像是被雷击中一样,面对女叟子这么大胆的问题,我好半天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想!当然想!

我恨不得立刻扑上去。

吓着啦?女叟子见我不作声,嫣然巧笑道,跟你开玩笑的,瞧你紧张的。

开玩笑?怎么能是开玩笑!

于是我鼓起勇气道,其实我挺想尝尝的,而且听说对眼睛恢复也有帮助。

女叟子脸红了下,还有这回事?

我心里一动,赶忙道,有的女叟子,以前有个老中医来我们学校做讲座,就说过常喝人女乃对眼睛好!

这样啊...女叟子看了眼自己的月匈前,因为哺乳显得越发鼓涨。

我察觉到女叟子动心了,内心激动得不行。

几个月前,我哥开车被人追尾,没抢救过来,我虽然活了下来,视觉神经却受损,眼睛失明了,情绪很低落。

那段时间,女叟子带我去看了好多次医生,不时鼓励开导我。

为了不白费女叟子苦心,我按照医生要求,每天坚持眼睛周围穴位,没多久竟然恢复了。

原本我打算告诉女叟子这个好消息,可一想到女叟子给小侄女喂女乃时的场景,让我不自觉的就选择了隐瞒。

客厅十分的安静,小侄女乖乖地躺在女叟子怀里,时不时发出啧啧的吃女乃声。

我就坐在女叟子对面沙发看着她,女叟子已经习惯在我面前给孩子喂女乃。

小侄女吃了几口就昏昏谷欠睡了,女叟子握了握另一边没被吃过的,难受地皱了皱眉,看样子是涨女乃了。

女叟子哄着小侄女睡觉,拿起旁边的吸女乃器套到一边月匈部上。

手握住方手柄一按,便源源不断流进了瓶子里,没一会儿就装上了大半瓶。

可能力度没掌握好,女叟子忍不住出了声,顿时俏脸通红,抿唇看了我一眼,我假装没听到。

不一会儿瓶子满了,女叟子便准备将吸女乃器取下来,谁知却被卡住了,鼓捣半天了都取不下来。

这东西怎么吸得这么紧?

女叟子额头出了一层薄汗,吸女乃器卡得越发紧实,用力取甚至发痛起来。

怎么了女叟子?见她狼狈的模样,我主动问道。

女叟子焦急看了我一眼,忽然朝我这边走来,她靠近我时,一股混合着女人暖香和女乃味扑面而来。

阿正,你帮女叟子抱下佳佳,这孩子睡觉得人抱。

女叟子弯下腰把小侄女递到我怀里,月匈前毫无保留袒露着。

我内心一阵激动,伸手搂住小侄女,目光停留在女叟子的月匈前。

可让女叟子没想到的是,她刚把小侄女放我怀里,正打算空出手石更拔吸女乃器,结果啵的一声,原本挂在女叟子左月匈上的吸女乃器滑落了下来。

女叟子惊呼一声,赶忙接住吸女乃器,不料那剩余的液体竟不受控制洒了出来,正好洒到了我的脸上,流到嘴角。

我浑身一震,竟鬼使神差伸出舌头尝了下,故意问道,女叟子这是什么啊,怎么那么甜?顿时女叟子的俏脸就红得像块染布,忙跑到浴室拿毛巾帮我擦干了脸,支支吾吾骗我说是给小侄女冲的牛女乃。

随后小侄女被惊醒了,呱呱的哭啼声打破了尴尬的沉静,女叟子脸都红透了,抱起小侄女直接回房了。

晚上睡觉时候,我浑身上下燥热得厉害,只好去浴室冲个澡,顺便用手解决。

结果在我即将到达顶点的时候,突然脚下打滑,整个人摔了个底朝天。

这一跤摔得我很疼,但并无大碍,正准备爬起来时,浴室门外传来女叟子担忧的声音,阿正,你怎么了?

我突然邪念横生,有了个疯狂想法,干脆躺在地上道,女叟子,我洗澡摔倒扭到脚了,你进来帮帮我。

女叟子一听就急了,叫我不要乱动。

没一会儿,女叟子就进来了,她穿了一件宽松的白T恤,刚好盖过臀部,衬得那双玉腿又白又长。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女叟子心疼说了我一句,刚想把我扶到凳子上,目光却落在了我那处,瞬间女叟子的嘴就吃惊得张大了。

女叟子目光完全被我那里吸引住了,隐约间,我竟看到女叟子眼神里流露出渴望。

不过很快,女叟子就撇过头,红着脸道,阿正,你...先冲干净身上的泡沫。

我接过女叟子递给我的花洒,目光落在她包裹屁屁的白T恤上,有了念头。

女叟子,你帮我拧开水龙头。

见女叟子转身了,我特意将飙头对准她,哗啦一声,水猛地飙向她身上。

女叟子惊叫了一声,连忙关掉水龙头,嗔怪道,阿正,你干什么!

啊?我佯装不知其事,女叟子怎么啦?

女叟子见我满脸疑惑,以为我不是故意的,没事,女叟子帮你洗吧,你看不见,免得你拿着花洒到处乱飙。

她要帮我洗澡!

我差点兴奋地叫出声,却一脸平静道,麻烦你了,女叟子。

女叟子拿起花洒站在我面前帮我冲洗,她身上几乎淋湿了,我目光贪婪地落在她身上,身下登时精神抖擞。

女叟子目光落在我那处,我听到她不经意倒吸了口气,估计又是被我尺寸给吓到了。

为了不被怀疑,我赶紧说道,女叟子,你扶我到马桶那,我想...上厕所了。

女叟子嗯了声,红着脸将我扶了过去。

我原以为她会背过身子,没想到她就站在旁边,时不时瞥向我那里。

女叟子,可以了。我提醒道。

女叟子过来扶我时,我故意往她身上靠,转身时正好碰到她大腿上。

女叟子登时惊呆了,目光直愣愣盯着我那里。怎么啦,女叟子。我佯装糊迷茫地看向她。

没没事,我先扶你回房间。女叟子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俏脸通红一片。

她动情了,我察觉到了。

我以为今晚会跟女叟子发生点什么,然而她送我回房后,便匆匆离开了。

我躺在床上心情烦躁得很,懊悔自己怎么不冲动点,搞得现在自己这么难受。

但稍微冷静下来后,又觉得自己刚才的行径够禽兽了,再越界就不好了,最后折腾了好半天我才睡着。

阿正,阿正...

迷迷糊糊间,我听到女叟子在叫我,突然被人推了一下,睁眼一看,还真是女叟子。

只不过,此时的女叟子一丝不挂地站在我面前,顿时就让我那里一跳。

女叟子,这么晚了有事吗?

女叟子大半夜光着身子跑来我房间,难不成是想要了?

阿正,你帮女叟子个忙,女叟子那里...女叟子谷欠言又止,脸上羞红一片。

那里?我心脏跳得飞快,女叟子你那里怎么了?

我心想着她可能是想要了,但我不能说破,我必须得装糊涂。

可接下来,女叟子的话却让我大吃一惊。

我,我那里有个跳,跳蛋,线扯断了出不来,你帮女叟子弄出来好吗...

我脑袋轰的一下!

跳蛋?

线扯断了?

我滴个乖乖,那里得多紧才能把线给扯断啊。

女叟子急得都快哭了,我弄了好几个小时了都弄不出来,阿正,你帮下女叟子吧。

女叟子居然让我帮她,这简直比她要我跟她滚床单还刺激!

女叟子,你别急。我拼命地压抑着内心的火热,你先躺到床上,我帮你弄出来!

女叟子躺到床上,咬着下唇说道,阿正,这事你得替我保密,不然女叟子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放心女叟子,这事我谁都不会说。我信誓旦旦地保证。

那开始吧,还好你看不见。

我狠咽了口唾沫,谁说我看不见,可惜屋里没开灯,否则我就可以把女叟子浑身上下每一寸都看个遍了。

女叟子把我的手放到那片地带,阿正,就在那,你要轻点,别,别让它再进去了。

知道了女叟子。

我应了一声,凭着感觉将手伸了进去……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