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一点晚上好好惩罚你小东西

雨润诗回家的时候,一个大箱子已经放在了别墅门口。借着酒劲,雨润诗费力地把箱子拖进了客厅。

拆开之后,表面看起来只是一把黑色的椅子,但转到背后去却大有玄机。

电动铁链闪着幽幽的光,雨润诗按下遥控按钮,咔地一声,铁链就锁住了。

很好。

雨润诗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掏出手机叫了一份西餐外卖。

自己做饭是不可能的,摆在盘子里还勉强可以。摆到一半的时候手一滑,给肃祁扬的牛排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

“哎哟。”

雨润诗娇弱地叫了一声,然后弯下腰,两根手指把牛排捡了起来。

然后重新摆在了盘子里。

红酒,蜡烛,再补补妆。雨润诗用卷发棒给自己卷了一个的大波浪之后,玄关传来了开门的声音。

肃祁扬走了进来,看到一身波浪大卷、美眸皓齿的雨润诗,皱皱眉。

“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没睡?”

“肃总,我在等你谈事情呀!”雨润诗温婉地笑了笑,略带羞涩地笑了笑,“你先坐,我特地给你准备了牛排。”

虽然是掉在地上的。

肃祁扬脸上的表情很不耐烦,但还是走了过去,“什么事,你直说就好了。”

雨润诗拢了拢刚卷好的大波浪:“就是……哎,我有点难以启齿,你能先坐下么,和我喝一杯,毕竟,咱们在一起这么久,还没有正式的一起吃过饭呢……”

雨润诗神态中透出几分妩媚,指尖虽是勾过发尖,却像是在他心尖上勾了勾似的。

这个女人今天很反常!

而他竟然觉得,这个女人该死的诱人!

更反常!

“好。”他走到那把黑色椅子前坐下了,或许是客厅里灯光太暗的缘故,肃祁扬并没有疑惑,为什么家里会多出一把陌生的椅子。

而下一秒,雨润诗笑了起来。

肃祁扬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铁链喀啦一声,锁住了肃祁扬的手腕,把他牢牢地锁在了椅子上。肃祁扬试图起身,但整个人只能拖着一张沉重的椅子。

他黑着脸,坐回了原位。

这个和她结婚两年,喝醉了在撒酒疯?

他一进门就闻见了满屋子的酒气,但还以为是雨润诗准备的红酒。两年了,这个女人没在他面前喝过,哪怕一滴酒!

“雨润诗,你想干什么?”

“哈哈……”雨润诗得逞一笑,神色像只骄傲的猫。

“雨润诗!”肃祁扬的脸愈发黑如锅底,

“肃祁扬啊……”雨润诗踱过来,一手叉着腰,另一只手拿着一把叉子,拍了拍肃祁扬的脸,“你这脸蛋长得真不错,可惜啊,性格不行啊。”

雨润诗神色中带着几分小骄纵,粉嫩的唇上带着水光,红唇微张,美得凌厉,像是骤放的玫瑰,带着几分攻击性。

这个在他眼中,呆板懦弱的女人,此刻整个人夺目起来。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