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昨夜星辰恰似你》全文在线阅读%全章节

第001章分外眼红

常安刚从英国回来,倒了一天时差,昨晚被周勀吵醒后就睡得不安稳,这会儿又被楼下的车声吵醒了。

她挣扎着起床,她披了件外套走至窗口,外面雨停了,天色还没完全消亮,周勀常坐的那辆车已经停在门口,司机接了他的行李箱,他习惯性把西装扣子解了两颗才上车,关车门前又抬头瞄了眼二楼。

常安猛地闪到窗后,直至引擎发动,车声飘远了,常安才靠在墙上轻轻舒了一口气。

她望着空空的房间出神,这个公寓是她和周勀刚结婚时买的,之前说好互不干涉彼此生活,周勀几乎不回来住,她都不知道怎么这么巧,她刚回国就碰到周勀,理由是第二天出差,这离机场近。

枕边的手机屏幕亮了几下,才把常安的思绪拉了回来,不消多想,又是那个方如珊发的。

常安一阵心烦,这个人已经纠缠她大半个月了,几乎从伦敦追回云凌,之前一直没搭理,她苦恼了会儿,才蹭到床边拿起手机看了下。

——常小姐,我是方如珊,能否出来见一面?

——我在金轩816包房,你现在过来一趟吧,想和你聊聊我跟阿勀之间的事。

——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逃避也不是办法,还是见一面吧,不然改天我只能直接去你工作的地方找你!

对方喋喋不休,意思很明显,非见一面不可。

见就见吧,又能把她怎么样!

……

金轩是云凌一家高档红酒会所,地处郊区。

常安不会开车,打了辆出租送到门口,会员制,她还不能直接进去,报了方如珊的大名才被放行。

今晚方小姐在这过生日,周先生专门给她开了间包房。前面领路的服务生很是热情。

常安不动声色问:哪个周先生?

周少啊,荣邦置业的老板!

说话间已经到了包房门口,常安没再往下问,从手袋里掏了张纸币塞给服务生,兴许是在国外呆久的缘故,她还保持支付小费的习惯。

服务生似受宠若惊,连续道了两声谢谢才离开。

人走后常安又在门口站了一会儿,里头欢歌笑语,可以想象氛围应该挺开心,常安便过去推开门,扑面送来一股烟味和酒气,起初谁都没注意到她,气氛相当和谐,直至有人突然喊了声:喂,珊珊,这是不是你约的那谁?

一时四下消声,刚才还在聊天说笑的人全都停了下来,七八双眼睛齐刷刷射向常安。

站在门口的常安成了众矢之的。

打扰,我过来见方小姐!她保持着基本礼仪,目光在众人脸上扫了一圈,屋里大概七八个穿戴时髦的年轻男女,而朝南坐的那位最为显眼,一身酒红色高叉长裙,配上精心打理过的短发,明艳大方又不失。

其实常安很早就在网上见过方如珊的照片,毕竟这么多莺莺燕燕中周勀只承认过她一人,也会经常带她出席公开活动,所以常安一眼就能认出对方,但这却是方如珊第一次见常安。

你好,方小姐,我是常安!

方如珊当时还坐软椅上,歪着身子,面色潮红,眼眶有些肿,看样子像是刚哭过一场,见了常安也不动,只死死盯着她看。

她看什么呢?

其实方如珊在此之前也已经偷偷找人调查过常安,海归,学画画的,祖上三代显贵,外公是建国初期著名外交家,外婆当年也是十里洋场的名媛,所以常安身份金贵也正常,可方如珊总觉得也不过就是个23岁的小姑娘,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魅力?但如今见到真人她才突然觉得心慌。

眼前的女孩没有化妆,黑发披肩,穿了条很普通的白色针织裙,搁在如此场合中没有丝毫惊艳,可贵在她眉目里的气韵,无需做什么,只那么往眼前一站,如山涧溪水清风,不动声色地就把什么都比下去了。

喂,珊珊,人跟你说话呢!旁边终于有人打破沉默。

方如珊回神。

她起初是准备了诸多说辞,要严阵以待,要摆出态度,起码要让这小姑娘知道她的厉害和手段,可这一刻什么都是枉然。

方如珊一开口,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常小姐,我求你…求你离开阿勀好不好……

QQ截图20180919140426.jpg

   第002章她不该来

一秒变故,常安吓得不轻。

她扯着常安哀求道: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但是我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真的……过了今晚我就27了,我跟了他两年,整整两年呐…我还有几个两年可以熬?但你不一样,你还年轻,家世又好,以后肯定会遇到更好的人,何必把时间都耗在他身上?

方如珊声嘶力竭,旁边几个朋友大概也没料到她会来这一套,表情各有尴尬。

常安心里其实也挺受不了,但脸上还得维持起码涵养。

抱歉,我来是因为你找了我半个月,想跟你把话说清楚,但如果你是这态度…她往后退了半步,想要甩开方如珊,可对方死拽着不放,不知道怎么扯到一旁的桌布,哗啦啦一通响,酒杯盘子扯到地上全部碎得稀巴烂。

常安也被吓了一个激灵,原本还想打圆场的朋友忍不了了,其中一个浓妆女人突然冒出来。

常小姐,你这算什么意思?好好说话不行吗?她边说边挡到前面来,上上下下把常安瞅了一番,不就仗着自己家世好点嘛,那我可得告诉你,珊珊和周少在一起时还没你呢,是你突然冒出来横在他们两人中间,要不是周老爷子逼婚,周太太的名头怎么也轮不到你!

女人言辞犀利,满身都是理。

旁边有人拽她,好了陶子,少说两句!

她甩开那人,眼神凶狠地戳着常安,凭什么让我少说两句?没看珊珊多痛苦吗?再说我哪句话说错了?她心里明明知道周少不待见她,还死缠不放,这叫什么,这叫占着茅坑不拉屎!

话是越说越难听,周围更是乌烟瘴气,常安被一群人围在中间指指点点,她需要用所有教养来克制情绪。

抱歉,我可能不该来。她这会儿真是后悔了,何必降低身份到这来自取其辱?方小姐,麻烦你把手拿开!

可方如珊好像真是酒精上头:不!我不放!……你先答应我,把阿勀还给我!

常安从来不知道有女人会为了一段感情如此不顾自尊和形象!

简直胡搅蛮缠啊,她不想再耗下去了,正打算自己抽身出来,旁边也不知是谁扯了一把,常安重心不稳往后倒,整个人跟着跌了下去。

哐啷啷又是一通响…

周勀推门进来时只看到碎盘子碎杯子还有摔得稀巴烂的奶油蛋糕,哭得一塌糊涂的的方如。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