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下面总想让人_我胸前的小兔子少年梦

李恒器械的动了几下,继续往里面深入,没根之际,岳母颦紧眉头,痛苦的叫了起来。而他也感受到了从所谓有过的快感,那水汪汪的深处,像是有一张小嘴一般,咬住了前面的小头,在紧紧的吮吸。

“坏人,你顶到我的花心了,先别进去那么深好吗,真的受不了。”岳母痛苦的哀求。

李恒退出来一些,开始有规律的进进出出,岳母的娇喘一声紧过一声,得有七八分钟后,他发现自己把持不住了,这种情况只有自己第一次碰女人时才出现过。

“雪艳,我不行了。里面可以吗?”李恒急忙问道。

岳母连连颔首:“里面,你尽管弄到里面就是了。狠狠地弄,我也要来了。”

李恒卸完了力气,直接扑在了岳母身上。

岳母抱住他,亲吻他的脸,呼吸浓重的说:“好舒服哦,我已经好多年没有体验到过这种感觉了。”

李恒心头十分郁闷,因为他看得出来,岳母根本就没有达到,这让是挫败感十足。

抱了一会儿,他就主动躺到了旁边去,岳母抽了纸巾擦了擦自己的隐,很亲密的依偎进他怀里:“李恒,你真的好厉害,尤其是到底的那一下,舒服死我了。后面你要出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汗毛都竖立起来了。”

李恒不想听岳母这些安慰的话,拿过枕头垫在脑后,看着岳母说:“本来我想好好表现的,没想到这么快,平日里我都要很久的,你里面太紧了,我可能也需要适应一下。”

“好啦。”岳母献上香吻,亲吻片刻分开后又说:“第一次嘛,我们这种关系,你肯定会紧张,不要觉得有什么。你自己不是都说了吗,我下面还是那么的紧,我们多做几次就好了。但是刚才我已经很舒服了。”

李恒苦笑一声:“那一会儿我们再来。”

“好呀,今天你想要多少次,我都给你。”岳母说:“也不瞒你,我经常自己解决,所以不会那么特别的敏感,以后你可要好好表现。”

李恒点点头,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

“对了,问你一件事。”岳母坐起身来:“听说男人的那个,如果女人吃了的话,可以美颜养肤是真的吗?”

李恒本来想说是假的,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这话要是说了出来,自己不就少了一种享受吗。点点头:“没错啊,这是有科学依据的。”

岳母欢喜了起来,搂住他脖子,撒娇的说:“那以后你的都要给我吃。我要好好保养自己的皮肤和身材,让你对我不要丧失兴趣。”

“现在不就有机会吗?”李恒暗示道。

岳母打了他一下,转过身去埋头下去了,刚刚含住,就开始作呕,不过还是继续含住了。完事后下面的小头是最敏感的,弄的他心里格外的难受。

仔仔细细的处理后,岳母坐起身来,伸出自己舌头:“都吃下去了。”

“什么味道啊?”李恒觉得有点恶心。

岳母摇摇头:“腥味很重,不过吃进嘴里其实也感觉没有那么的不舒服,还好吧。”

李恒比划了一个大拇指,岳母把她手打落,自己起身出去了。

刚走到房门,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吓的赶紧跑回了床边,李恒也吓的不轻。赶紧穿裤子。

“该不会是小依回来了吧?”岳母满是不安的语气,好不容易褪去绯色的桃腮,顿时又变得绯红。

李恒一边系皮带,一边安抚道:“阿姨,你别怕啊,你现在赶紧去厕所洗一下,我去应付。”

敲门声响个不停,岳母也不敢耽搁,赶紧跑开了。李恒把垃圾桶收起来,把房间的窗户完全打开,将垃圾袋藏到阳台角落了,才过去开门。

“当当当,刺不刺激,精不惊喜。”门外的年轻女孩夸张的比划着搞笑的动作,笑的灿如夏花。

李恒倒抽一口气,没想到是自己小姨子小娜来了。

“你怎么来了,不是在学校上学吗?”

“什么意思呀,不欢迎我。”小娜气呼呼的指着李恒,在他胸膛上一直戳,步步逼近:“你个没良心的,我把姐姐嫁给你了,还让我妈妈来给你带孩子。你竟然对你可爱乖巧漂亮的小姨子这个态度。不费力我耗费一番心血给你准备的惊喜。”

李恒捉住她手拿开,报以笑容:“肯定不是那个意思啊,今天都星期天了,你突然过来我没有想到嘛。”

“这还差不多。”小娜把自己的背包塞给他,自己换了拖鞋,就满屋子搜找:“我妈呢。”

“上厕所。”

“哦。”小娜点点头,自己跑去厨房,拿了一罐冰镇可乐出来。一边喝着,一边走过来挨着他坐下,拿手肘撞他,娇声娇气的说:“哥,我都想死你了,这才专门过来一趟的。你好像瘦了耶。”

她刚下可乐,打开自己背包拿出一袋零食,塞给他:“赶紧吃,我自己都没舍得吃,专门给你带的。”

小娜的套路,他在熟悉不过了,每次过来只要撒娇讨好的,准时想要钱。

········

14

········

刚要问她这次想要多少,岳母就从厕所里出来了。小娜张开手就奔了过去,紧紧抱住岳母:“亲爱的妈妈,我想死你了。你怎么还这么年轻漂亮呀,我刚才还以为是姐姐呢。”

岳母并不吃她这一套,无情的推开,问她怎么今天过来了,来之前也不打个电话。

小娜扭头就走,坐回到沙发上才说自己明天也放假,就过来看看。

岳母瞧了李恒一样,就直接进了厨房。

小娜往厨房门口瞄了瞄,小声的朝李恒问道:“哥,我妈今天怎么穿的这么漂亮,是不是出去约会了刚回来?”

李恒有点心虚,咳嗽了两声说:“是出去过了。不过好像是和女的一起。”

“肯定是有男朋友了,哎找就找吧,我也快毕业了,她看上去跟三十岁的小一样,找一个也好。”小娜不无感慨。

李恒点了根烟,直接把小娜抢过去给灭了,伸手拽他。

床上都没收拾,就反拽着她去了书房。她很恭敬的按着李恒坐在椅子了,自己坐在了书桌上,摆动着一双细长的腿,冲他嘻嘻的笑。

李恒拿出钱包,把所有的钱掏出来递给她。

小娜一脸的嫌弃:“你这儿最多一千。那什么,这不是马上就五一了么,我约了几个同学想出去玩。”

说完,她伸出了一只手。笑的乖巧妩媚。小娜长得很像她妈,但是多了一对小酒窝,笑起来特别的迷人。身上穿着白色的连衣裙,胸前也是鼓的要把衣服撑破一般。

“这么多啊?”

小娜立马不乐意了,给了一个白眼:“哪多了,我妈和我姐都对我抠,我就你这么一个姐夫,你要是再不对我好点,谁还会对我好呀。哥,快点发给我嘛。”

李恒郁闷的转了账,小娜嘻嘻笑着给了他一个飞吻:“我就知道还是你对我好。”

“哎,你姐虽然不管我的钱,但是我的钱都落你手里去了。你自己说说,从见面的一次开始,你就开始找我要钱,这几年我都给你多少了。”李恒虽然也愿意给她钱,但是她胃口越来越大,自己有点扛不住。

“哼。”小娜冷哼一声,很有骨气的说:“我工作了我会还你的……当然了,我知道你肯定是不会要我还的。只要你能说服我姐姐,我还是那句话,我也嫁给你。不过我都打听行情了,要娶像我这么优秀漂亮的女孩,彩礼钱少于一千万是不行的。”

见她越说越不像话,李恒只得认输。

两个回到客厅,小娜又跑去厨房讨好她妈。

要是李恒对小姨子没有过念头,那是骗鬼的话。老婆小姨子岳母都长的漂亮,是个男人都会心思浮动。但是也仅仅是想想而已。即便现在他已经把岳母弄到手了。

婚姻生活的不如意,让李恒其实很郁闷。如果真的能重来,他绝对不会选择小依。哪怕就是选择岳母,都比跟小依要过的幸福。

小娜很快表情郁闷的走了出来,挨着坐下,就开始诉苦,说真不知道她是不是她妈亲生的,手里捏着那么多拆迁款,不给她也不给她姐,真不知道想干什么用。

李恒也不安慰她,小娜推了他一下,就去了岳母的房间,说自己要睡一会儿。

听不到动静后,李恒赶紧跑去了厨房。

岳母一看见她,眼神都警惕了,挥手让他出去。

“小娜去睡觉了。”李恒走到旁边:“哎,本来还想今天好好享受呢,结果她来了,得明天才走。明天我要上班。”

他心里不爽的很,晚上小孩子在家,自己和岳母几乎没有相处的时间,第二天还要去上班,也不敢玩的太晚。

岳母也有些郁闷,送上了一个香吻:“都忍一忍吧,反正我一直住在你们家,又不是没有机会。”

李恒嘿嘿一笑,搂住岳母的翘臀:“那可得说话算数,我要干到干不动的那一天为止。”

“去你的。”岳母娇笑:“我都四十了,最多再过一两年你对我不会有兴趣了。”

“那可不会。”李恒心里又开始犯痒:“就算再过十年,你的身材和模样,也不大会走样啊。”

“那我就让你干个够好不好。”岳母没有丝毫的躲避。

“怎么干得够。”李恒伸手朝岳母抓去,感觉岳母身上的每个部位都百玩不厌。

“你要死呀。”岳母低声的娇嗔一句:“小娜还在屋里呢,做的这么过分。行了,赶紧出去吧。被看到了不好。”

李恒起身撤离,裤裆处隆起的地方都沾上了一点水汁。

岳母继续忙活后,他就站在旁边,一只手不停的在岳母的臀部上抚摸。

岳母有些无奈:“隔着裙子摸这么舒服吗?一直摸个不停。我们俩是不是太过分了。岳母和女婿悄悄的这样,刚才我一个人在厨房里的时候其实心里挺有负罪感的,可是你一出现我就忍不住了。以后我算是彻底落你手里了。”

“哥,陪我去看电影吧。”

听到小娜的声音,两个人如惊弓之鸟,赶紧分开了。岳母恶狠狠瞪了他一眼。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