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六界送快递在线阅读TXT

第3章 人心不足蛇吞象(一)

我被她这番不分青红皂白的言论给怼得一时语塞。心里连忙默念几句好男不跟女斗,说:我找她有正事儿,跟分不分手的,没什么关系。

小冷哼一声,瞥了我一眼,说:萧驰,你别再去打扰小宁了。你只是个穷光蛋,小宁如果跟了你,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你就放过她吧,别再找她了。

我说:周依依。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说了我找她是有正经事儿,你这话里带着刀子做什么?

周依依说:正经事儿?你这穷光蛋会有什么正经事?我还有工作,如果你没得病,就请你离开。

我摇了摇头,怒火积在胸口,几欲喷出。

但碍于这是公共场所,便只能咽下了这口恶气。瞪了周依依一眼,转身离去了。

离开了医院,我待在破三轮边上,心里很是不爽。

今儿她怎么会没来上班呢?不应该呀。难道又跟那个秃顶去开房了么?照片上可能有线索,打电话问问孙清竹。

拨通了孙清竹的号码,她很快就接了。

她说:找到线索了?

我说:目前还没有,我想请你帮一个忙,跟你托我办的事有很大的关系。

她说:行,什么忙?

我说:你帮我看看照片上的那个旅社叫什么名儿。

她说:等会儿,我去看看。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翻找的杂声,过了会儿,她说:找到了,叫‘金恒旅社’,好像就在‘乐购’的斜对面。

我应了一声,挂了电话,蹬起了小三轮儿。

金恒旅社在乐购的斜对面,是这儿的一个价位比较高的旅社。

我把小三轮儿停在路边,走到了街边一处十分不起眼的角落。

看来得试试这隐形药水到底有没有用了。要查人家旅社的开房记录,总不能大摇大摆地走进去。事急从权,顾不得这么多了。

掏出了口袋里的隐形药水,旋开瓶塞,轻轻抿了一口。

不多不少,恰好10ml。入口甘甜,一股子清香沁入心脾。这味道倒还真与药水两字搭不上半点关系。

又等了一会儿,我估摸着应该已经起效了。就迈起步子,朝旅社大门行去。

推开大门,嘎吱一声轻响。前台小姐抬起头来,目光乍变,樱桃小嘴张得老大,浑身止不住地颤抖起来。

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听见她尖叫起来。直嚷着:有鬼啊!有鬼啊!

我被她这么一吓,浑身一抖。不经意地往旁边的镜子瞥了一眼,倒是哑然失笑。

这隐形药水果真有用,但只能让我的肉体隐形,却不能让我身上的衣物隐形。

想通此节。我心下大定,也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了,反正他们都看不见我,还管这么多作甚?

稀里哗啦一阵乱扒,终是把衣裤脱了个干净。我把衣裤扔到了门外,看着前台小姐惊魂未定的样子,竟想作弄作弄她。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一闪而逝,毕竟现下还有正事儿,也就不愿节外生枝了。

蹿进前台,看了看电脑里的开房记录,果然找到了李怀的名字。

404号房,这个房名还真不吉利。

不对呀,所有开旅店的应该都不会留下这个房号吧?

犹豫了会儿,进了电梯,按下了4楼的按钮。

电梯门缓缓合上,那前台小姐已被眼前发生的诡异事情给吓晕了过去。

到了4楼,找到了404房。反正有隐形药水撑腰,我也懒得花什么心思,直接动手敲门。

里边儿传出了一个极为粗鲁的声音,说:谁啊?

我没有答应,又敲了敲门。

李怀说:来了来了,他妈的催命么?

嘎吱一声,房门打开。秃顶的李怀站在屋里,长得比照片上还要凶狠。

我愣了会儿,好在及时回过神来。在他关上门之前溜了进去。

果然被我猜中了,小宁真的跟这个秃顶的家伙出来开房幽会了。

她穿着一套极为的装,躺在床上一脸妩媚。面色潮红,想来是刚舒服完儿。

看见此景,我心头一窒。胸膛里只有那几欲喷涌的怒火,恨不得亲手送他们即刻去地府报道。

但一想到跟我有着同样遭遇的孙清竹,便愣是把这股怒火给生生地压了下去。

直接杀了实在是太便宜他们了,我要让他们身败名裂,毫无尊严地活在这个世上,这可比直接杀掉他们解气多了。

因为我浑身都扒了个精光,手机、隐形药水都被我放在一个特别隐秘的地方,并没有带上来。

砰的一声,李怀骂骂咧咧地关上了门。

小宁咯咯笑了几声,说:谁来啦?

李怀怒色渐收,躺上了床,搂着小宁的纤腰,柔声说:没见着人,可能是谁在恶作剧。

小宁眼波流转,把头埋进了李怀的臂弯里,腻声说:那就别管他啦。我,我还没舒服个够呢。

李怀双手一使劲,把小宁整个抱了起来。让她骑在了自个儿身上,紧搂着她的纤腰,说:你还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我站在旁边,牙关紧咬,不想再看下去。背过身子,轻悄悄地打开了房门。我要去把手机拿过来,将这些龌龊的事儿尽数给录下来。然后公诸于众,让这对狗男女再也无颜活在世上!

待我拿到手机再回来时,他俩早已结束。我趁他们不注意,把手机藏到了电视机后头,开启了录音。

小宁说:死鬼。你什么时候才能娶我?

李怀说:我倒想早些娶你当老婆,可我家那个黄脸婆说什么也不肯跟我离。我现在正想办法呢,不会再让你等多久了。。

小宁嗔了他一眼,说:你家那个黄脸婆真不要脸。明知你不爱她了,还要死死缠着你。我真恨不得弄死她。

李怀笑了笑,说:要不是她有钱,我当初又怎会跟她结婚?现在我腰板直了,自然不想再受她的鸟气了。还是你好,事事都依着我。对。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