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在花唇上滑动然后挤进入硕大还在体内醒来

行动的当口又突然想起,上次罗成辉裤裆里那东西带给她的震惊。

尤其在被郑钧那畜生占便宜以后,杨欣纵然愤怒,纵然悲励,对男人的渴望却不知不觉被勾起。

所以她只有闭着眼,装成什么都不知道。

从名份上讲,罗成辉是她爹,两个人要真发生点什么,单单村里人的唾沫星子就能把她淹死,更别提其他。

要是从血缘上讲,罗成辉跟她完全没有关系,如果没有跟黄明超结婚,她嫁给罗成辉也是合理合法的。

随着罗成辉不紧不慢的挑逗,杨欣感觉他的大手掌仿佛是块炙热的岩石,将自己的肌肤点燃。

那看不见的火焰汹涌澎湃,一波波的顺着神经扩散开去,最后汇聚到小腹下面,冲得她阵阵发晕。

杨欣紧咬住嘴唇,最终也没忍住,断续闷哼出声。

见杨欣低喘诱人,白嫩的皮肤渐渐变粉,跟个熟透的桃子一样到了最佳的采摘时机,罗成辉顿时按捺不住了。

他喉咙里似乎卡了根鱼刺卡,非要立刻干点什么,才能缓解那种不上不下的,让人极为不适的难受。

他已经不满足于把玩干闺女丰满的胸脯。

贴着杨欣滑嫩的肌肤,罗成辉的大手沿着她肚皮缓缓下滑,朝着女人最后一道防线进发。

罗成辉甚至怀疑时间静止了,不过挪动巴掌远的距离,当中间隔却像好几天一样漫长。

他的手溜到哪里,杨欣那里的肌肉便忽然收紧,跟被针扎了似罗成辉能明显察觉出干闺女的反应,但他没有多余心思考虑,

干闺女是不是醒过来了。

他犹豫两秒,最后做了一次思想斗争,终于还是勾起杨欣的蕾丝边,轻轻将手探了进去。

五指被布料遮住半截,能感受到稀稀疏疏的毛发时,罗成辉忽然停住。

再往下一寸,就能触碰到杨欣最隐秘的部位,那个让他幻想过无数次,充满了憧憬的地方。

罗成辉觉得自己很恶心。

十几年都熬过来了,怎么现在就忍不住?

对自己女儿下手,在她遇到挫折的时候趁虚而入,还算是男人吗?

他很了解杨欣,明白如果今天真的发生些什么,即便没有外人知道,以杨欣的性格,肯定没办法挺直脊梁做人了。

罗成辉反手抽自己一耳光,啪的震得鼓膜都隐隐作疼。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