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 对着镜子双腿张开 揉

终于,我忍不住了,悄悄地下了床,也许是所有注意力都在嫂子身上吧,此刻我居然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

文学

 

我慢慢地摸到了嫂子床边,有些忐忑地蹲着身子,就像是掩耳盗铃一般,我躲在床下,将手慢慢地伸了过去。

 

 

就在即将触碰到的时候,嫂子忽然翻了个身把我吓了一跳,我赶紧缩回手,躲在床边动也不敢动,生怕被她给发现了。

 

 

嫂子翻身之后并没有其他的动作,听声音应该并没有醒,看样子只是普通的翻身,我这才松了口气,接着偷偷探出头去看了眼,这一眼顿时让我血脉喷张。

 

 

只见嫂子浑圆挺巧的臀部就在我的眼前,而且因为翻身的关系,原本就不长的睡裙此刻已经褪到了腰间。

 

 

咕咚!我狠狠咽下口水,太特么刺激了。

 

 

渴望终究战胜了理智,我颤巍巍地伸出手去,起先我只是轻轻碰一下,怕她醒过来,下一刻,我竟然是整只手都……

 

 

唔嫂子发出了声音,我又一次被吓到了,还以为是我把她给捏醒了,再次缩到了床底,等了一会儿,见嫂子没动静了,这才又敢露出头来看了眼。

 

 

嫂子虽然发出声音了,但她的身体并没有动,应该是没有被我吵醒,只是有所感觉罢了,看样子她睡得果然很死啊。

 

 

想到这我胆子也大了几分,再次探出手。

 

 

从脚开始,慢慢地往上,小腿,大腿,嫂子的皮肤很光滑,弹性十足,平日里保养的很好,让我有些爱不释手。

 

 

当我摸到嫂子大腿时,她又动了下,两腿微微并拢,这一次虽然我也被吓到了,但经过前两次的事情已经大胆很多了,只是缩回手不再有所动作。

 

 

果然,嫂子并没有醒,应该只是受到刺激的正常反应,我暗暗欣喜,随后便再次动了起来。

 

 

由于嫂子两腿微微并拢,这增加了我的难度,所以我只能悻悻然作罢,准备转战向上。

 

 

睡裙很薄也很,上身是爱心领口,很低,我一眼就能看光,小心翼翼地将睡裙往下拉了拉,将手放在了过去,那感觉让我迷恋不已。

 

 

嗯嫂子又一次发出声音,但我胆子也大了,连手都没缩回来,只是放在那不动罢了。

 

 

看了眼,嫂子眼睛没有睁开,于是我便继续了手上的动作,嫂子又发出了声音,不过她始终没睁眼。

 

 

我忽然想起一句话来,叫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此刻我其实已经心中有数了,嫂子应该是已经醒了,因为她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胸口起伏也加剧了,脸色也变成了潮红,很显然,她是醒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嫂子并没有醒过来质问,只是在装睡。

 

 

既然嫂子选择装睡,对我而言便是默许了我的行动,我自然是开心不已,你装睡的话我就不客气了。

 

 

由于嫂子的装睡,我开始对她上下其手了,甚至将睡裙完全撸到了她腰间。

 

 

我低下了脑袋,嫂子发出婴宁一声,但并没有其他动作,我心里嘿嘿一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

 

 

几下之后,嫂子也有点忍不住的样子了,身子开始微微扭动,看到这一幕,我顿时得意起来,一股男人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我也不说话,手慢慢向下蔓延......

而嫂子原本并拢的双腿此刻也已经是分开了,任由我施为,她双目紧闭,一脸的享受,却还在装睡。

 

 

我心里有些不平衡了,我把你给伺候舒服了,可自己难受的要死,谁来给我解决啊?这么一想,我便打算褪她的裤子了。

 

 

但我刚触碰到她的裤子边缘,她居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我抬头看去,她依然是双目紧闭,也没有说话,但我知道,她不想,于是我只能叹了口气,她不愿意,我也不会强来的。

 

 

最终在嫂子的膝弯处,我缴械了,而她也是满足的不得了,我帮她清理了一番,刚想把她把睡裙穿起来,转念一想,我便停止了这个念头,转而不帮她穿起来,既然她是装睡,这一切肯定是都知道的,我倒要看看她明天会不会说。

 

 

隔天上午,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嫂子已经穿戴整齐了,她正准备去单位上班了,我立刻开口了,嫂子,昨晚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奇怪的事情?听到我的问话,嫂子一愣,接着摇了摇头,没有啊,一切都很正常。

 

 

嫂子不说,我自然也不会说出来,又在医院里过了几天,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检查,这一天检查完后,医生惊叹地看着我。

 

 

卧槽,我当医生四十多年了,从没见有人能恢复的这么快的,像你这样的情况,一般都要五六个月甚至更久才能恢复,可你居然完全恢复了,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

 

 

今天是住院第五天了,眼前这医生看了我的检查单以后就一直在这不可思议无法置信都快把我说成天神下凡了。

 

 

我有些无语地看了眼戚青姐,本意是想让她帮我结束这无聊的话题,没想到她也是一脸吃惊的看着检查报告,直到我咳嗽之后她才回过神来,帮我把医生给打发走了。

 

 

阿青,真有医生说的那么神?医生走后,嫂子开口问了,显然,她和我一样,很是怀疑。

 

 

戚青点了点头,嗯,他这种情况,简直闻所未闻。

 

 

那青姐姐,我该不会是怪物吧!听戚青姐这么一说,我就慌了,和常人不同,那不就是怪物吗?

 

 

我话音刚落,嫂子和戚青姐顿时笑了,嫂子安慰了声,不会是怪物的。随后问道:他这样的情况,是好是坏?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