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两根硕大挺进她的身体爱她长大的模样

第二天早上,范柔早早就起来了,给爷俩做早餐。来到厨房,站在灶台前,范柔忍不住又发起呆,脑子里不知不觉又回忆起昨天。真的是发生了太多事情了,简直不可思议!

范柔站在灶台前发呆之际,丁成已经走到了厨房门口。

看着儿媳妇那翘挺的,丁成都有些口干舌燥。

真是适合后入的美臀啊!暗暗感慨之后,丁成道:小柔,今天阿文他就要出差了,然后我搬过来陪着你。

听到公公这话,范柔慌忙转过身。

不用了,范柔忙道,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两个人有个照应,这事我已经跟阿文说好了。

听到这话,范柔顿时说不出话来,所以她只好默默点了点头,开始做饭了。

丁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在范柔的身后默默的看着她忙碌。

年轻就是好啊,多么纤细的腰肢,多么挺翘的臀部,多么苗条的身材!要是儿媳妇趴在灶台上让自己……那样岂不是都值了!

……

丁治文也起床之后,吃完早饭,他就回到房间里收拾东西。范柔收拾完碗筷之后,也走了进来。

老公,你跟爸爸商量的,等你出差后让他搬过来住的吗?

你不同意?

我觉得我一个人住没问题。

还是让我爸也住在这边吧,丁治文道,要是家里有贼,你一个人根本应付不过来,我爸在的话至少有个照应。而且他年纪越来越大,将来总要跟我们搬到一起住的。我们结婚之后,他是想让我们两个安心过二人世界,所以才搬到外面去住,这事你应该还记得吧?

我当然记得,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我觉得有些不习惯而已,毕竟家里就是我们的二人世界,我只习惯你一个男人。

可那是咱爸啊,他怎么能算是其他男人呢!

范柔呢喃道:我可以叫小吟来陪我的。

她有老公有儿子,哪有时间陪你。反正你一个人住我特不放心,所以还是让咱爸班进来吧。

看着低着头还显得很郁闷的妻子,丁治文道:其实我是在担心你,你要知道最近世道不太平,你这么漂亮,万一被人盯上怎么办?有人尾随你怎么办?

老公,我们这是高档小区,不会有贼的。

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让我爸住在这边。

听到丈夫这不由她反驳的语气,范柔变得有些生气。

看着丈夫,范柔问道:你是不是不放心我?要怎么样你才肯让我一个人住?你是想让监督我,对不对?

是保护你,不是监督你。

监督我才是主要的,范柔道,因为你怀疑我跟前男友有一腿。

你看你,又在胡思乱想了,丁治文道,我很信任你,所以我知道哪怕你前男友也在这座城市,你们也不可能见面,更不可能发生什么事。假如我不信任你的话,我干嘛把你娶回家?你是想让小吟住这边,但她偶尔会拿她要陪她儿子当借口,到时候就你一个人住这边。你说这里是高档小区,不可能有贼进来,但你知不知道贼就喜欢去高档小区作案?高档小区有钱人多,是贼最喜欢关顾的地方。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就在上个月,咱们这个小区发生了两起入室盗窃案。第一起只是偷了些值钱的东西,第二起不仅偷了些值钱的东西,还直接把一个刚上高中的女孩子给强坚了。你是我老婆,也是我眼里最最漂亮的女人,所以我是希望在我离开家的一周里,你能平平安安的。我信不过其他人,但我信得过我爸,懂了没?

范柔很想找反驳丈夫说的这些话,但她真的反驳不了。

当然她也知道她丈夫并不信任她,因为上周她睡着以后,她丈夫还偷偷看过她的手机。

她丈夫曾经问她有没有和前男友发生过关系,她是说没有,但实际情况有些复杂。

可以说没有,也可以说有。只是为了稳固夫妻关系,范柔才说最过分也就是牵牵手而已。

想起曾经和前男友做过的事,范柔羞得低下了头,一言不发。此时她的心里乱极了,情绪很糟糕。

看见妻子低落的样子,丁治文也有些不忍心,于是低头亲吻在她的颈边,但是范柔却有意躲闪。范柔性格一向很好,如果做出抗拒自己的举动的话,丁治文就知道她一定很不开心了。

怎么还耍起小脾气了?相信我老婆,都是为你好。

才怪!你就是大男人主义,一点都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一边说着,范柔委屈的眼泪就掉下来了。

别哭,我肯定还是关心你爱你的。看到范柔掉眼泪,丁治文有些失措,开始用力亲吻拥抱她,将她压在了身下。

似乎因为要小离别一场,所以昨晚大战之后,丁治文此时竟然还有兴致。尤其是范柔哭哭啼啼的反抗着,反而让他更加兴奋起来。

卧室里的空气仿佛都暧昧起来,高了好几度,正是一个高质量的、春天的早晨。范柔也终于忍不住,开始低声哼哼起来。

其实丁治文确实有些担心妻子这么漂亮容易拈花惹草,担心她会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但是此时妻子乖巧的性格和此时的表现,就是让丁治文无法自拔的原因。男人的思想有时候就是这么矛盾。

在范柔开始配合之后,丁治文特地要求她换了个姿势,让她跪在床上背对着自己,这样以来不仅更舒服,主要是还可以欣赏妻子那水蛇一般的腰肢和蜜桃臀。在老公的大肆进攻下,范柔也沦陷了,发出的声音也不知是哭还是什么,有些古怪。

正是这种有些奇怪又美妙的声音,非常的具有穿透力。公公丁成上了点年纪,本来觉就轻,就被这断断续续钻入耳中的声音吵醒了。鬼使神差的念头,驱动着他来到了门外,靠在门上侧耳倾听着。

这样子可以听的更清楚一些,丁成的心情也随着房间里的声调起伏着……

终于,丁治文发出一声闷哼,把一股精华注入了范柔温润的体内。而门外的男人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也就是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因为丁成太过小心翼翼了,竟然没注意到儿子儿媳房间的门是虚掩着的。这一松气,就不小心碰到了门,发出一道轻微的吱呀声。

范柔本来就对公公有所防备,立即察觉到了:谁在外面!

文学

房间里一阵手忙脚乱,范柔用力把丁治文从体内推了出去,然后慌乱的开始收拾自己。

丁治文有些不开心:你这么一惊一乍的干什么!家里除了爸之外,还能有别的外人吗?

怕的就是,都成了什么样子了!范柔这么严厉的样子还真的很少见。

看着已经穿好衣服的妻子,默不作声的丁治文选择往外走。

走出主卧室,丁治文道:我上个厕所就准备出门,你待会儿就跟我爸一块吃早餐吧。

我还是不想让住在这边。

不行。

说出这两个字,丁治文立即往卫生间走去。

因丈夫的语气很冷漠,仿佛受了委屈的范柔便坐在了床边。

刚刚做的时候,她丈夫还特别温柔,甚至好像想把整个人都塞进去似的。可穿起裤子以后,她丈夫就像是变了个人,这也让她决定不再和丈夫聊能不能别让公公住在这边的话题。

十多分钟后,拎着行李箱的丁治文离开了家。

范柔原本想送行,但因心情不佳,所以她是一直坐在床边。

直至快七点,范柔这才去准备早餐。

她不想给公公做早餐,但在两个人没有撕破脸皮的前提下,身为儿媳妇的她还是有必要尽孝道的。

做好早餐,范柔便去敲门。

爸,吃早饭了。

连着喊了好几次,范柔都没有见她公公有应声。

见状,范柔只好试着去拧门把手。

范柔原以为公公有反锁门,但并没有。

推开门,范柔的脸蛋当即红了。

因为她看到她那躺在床上的公公只穿着一条,再加上没有盖被子,所以那胀鼓鼓的地方特别惹眼。甚至,她都能一眼看出里面那物是摆在右侧。

扫过一眼,被吓到的范柔立即拉上了门,发出咚的一声!

听到声响,丁成当即坐了起来。

在故意打了个呵欠的前提下,丁成问道:小柔,刚刚是不是你在叫我啊?

是的,门外有些惊慌的范柔道,爸,吃早餐了。

我马上就出去。

嗯。

尽管此刻看不到儿媳妇,但丁成感觉儿媳妇肯定很兴奋。

毕竟,范柔肯定看到了一些东西。而且现在可是大白天,比当时在浴室里能看的更清楚。这么大的家伙,她会不会喜欢?

洋洋得意的同时,下了床的丁成已经开始穿衣服。

那么,范柔刚刚有兴奋吗?

显然没有,除了惊吓以外,范柔更多的是自责。

因为在范柔看来,她不应该推开公公睡觉的房间的门,更不应该盯着公公那儿看。尽管只是看了两三秒,但她觉得这就像是做了对不起丈夫的事。而因还要和公公一起住一周,所以范柔的眼皮都开始跳个不停,就好像有什么坏事要发生似的。

当然她也在想一个问题,她公公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假如是故意的,那得想办法将她公公赶走才行。

要不然下次可能会连都不穿,直接光着身体在她面前走来走去的。

想到此,范柔决定待会儿和公公好好谈一谈!

既然说服不了她丈夫,那就只能想办法说服她公公了!

十多分钟后,两个人坐在了餐桌前。

拿起三明治吃了一口,丁成夸赞道:小柔啊,你不仅长得靓,厨艺还这么的好,阿文还真是有福气啊!

做三明治很简单的,一学就会。

但你是我的儿媳妇,所以你最好吃。

爸,你说错话了吧?

你做的三明治最好吃,哈哈哈!

爸,我想跟你商量一件事。

说吧。

是这样的,范柔道,这层楼好几户都是租的,租客变动的频率特别大。像今年的线都换了一批租客,所以那些租客并不知道你是我公公。要是他们看到治文没有在,你又住在这边,他们可能会胡思乱想的。再加上我知道爸你还是喜欢一个人住,所以你看要不要还是住在你租的房子那边?

这可不行,让你一个人住在这边我特不放心,丁成道,要是你出了啥事,我该怎么跟我儿子交代?既然他让我住在这边照顾你,那我肯定就不能不住在这边的。你是怕同楼层的租客说你闲话,是不是?是的话,我今晚就买点水果去串门,让他们知道我是你的公公。

爸,难道你不喜欢一个人住吗?

肯定不喜欢啊,丁成道,要不是担心影响到你们两个,我也不想搬出去住的。小柔啊,我知道怀孕很重要,但你们两个是不是太频繁了一些?有些事适度更好,太频繁反而不好。

听到公公这话,范柔的脸蛋当即红了。

爸,神色有些不自然的范柔问道,你说什么啊?

范柔终于忍不住了:爸爸,我觉得你有点反常……你介入我们太多隐私了,这样不对的!

我怎么不对了?当时在浴室又不是我强迫你,都是你主动的而且我也没有怪你。

范柔脸上一片殷红:就算那是我的错,可是都过去的事情了。那今天早上的事情你怎么解释,我都听见动静了,家里除了你之外没有第四个人了。

爸,你不觉得你不应该这样做吗?范柔道,你是治文的爸爸,你应该清楚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的。

说完,范柔努力做出严厉的眼神,凝视着丁成。她希望可以用这样的气势镇住丁成,好让他以后收敛一些。

我一直觉得你很懂事,现在看来不是了,故意叹了一口气后,丁成继续道,就算不提浴室的事情,就说今天早上我睡得很香,结果你们直接把我给吵醒,人睡一晚上,早上上个厕所很正常吧,既然去厕所就难免发出一点动静是不是?今天早上你们在做什么,我的确无意间听到了,但难不成我听到声音之后,我要立即穿起衣服离开这个家不成?

我不是这意思,我……

节制,懂不懂?

听到公公这好像是在说教的语气,范柔实在是不喜欢。

但因无法反驳,所以范柔只好点了点头。

真像个孩子,瞥了眼儿媳妇那高耸的胸,丁成问道,待会儿要去上班啊?

要的。

中午想吃什么。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