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男孩分身尿道禁锢不准释放

娜娜不敢抬眼看老赵,毕竟,这还是个男人呀!催乳这种事情,怎么能找个男人做呢!

谁知道刘老三大手一挥:“娜娜,你别想那么多,你赵伯伯都六十多了,按理说都能当你的长辈了!跟长辈,你有什么可害羞的呢!”

本来还忐忑娜娜不能答应的老赵,这一下子乐了,连忙附和道。

“就是啊娜娜,我这么大岁数了,还能做什么呢?倒是你,现在这个关头,孩子没奶吃,智力发育可是跟不上的呀。”

本来娜娜还在纠结,一听这话,直接就答应了。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孩子比什么都重要!

娜娜的娇怯纠结老赵都看在眼里,尤其是她犹豫时,那一双含水般的眼,更让老赵整个人心都软了。

嗅着女人身上散发的淡淡香气,禁欲许久的老赵恨不得现在就扑倒娜娜身上,好好把美人儿疼爱一番!

“来,娜娜,你先躺下吧。”

深吸一口气,老赵平复了下自己的思绪,让娜娜躺在了沙发上。

但厚脸皮的刘老三一直不肯走,也直勾勾地盯着老赵的动作。

老赵恨得牙根痒痒,可当他一掀开娜娜衣服的瞬间,他立刻就看呆了!

纵使阅片无数,老赵不得不承认,娜娜的胸,真可谓是极品中的极品。那丰满的半球如同昂贵的水蜜桃般坚挺圆润,肌肤也和牛奶似的白皙润滑。粉嫩的顶端,更是刺激着老赵的眼球,让老赵恨不得用嘴去亲自品尝这美妙的滋味。

老赵试着用手去碰了一下,滑溜溜的,让他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

“哎。”

伴随着老赵的动作,娜娜整个人一抽,情不自禁唤了一声。

“赵伯伯,怎么样?”

娜娜感受着房间内两个男人如狼似虎般的目光,小脸红的快滴出血来。她不好意思的问着。

老赵一愣,立马回过神来。

“唉,这问题有点大啊。”

“娜娜,你身上的穴位有点问题,这……不太好处理啊。”

刘老三一听全身,激动地眼睛都直了。

“老赵,那得多长时间啊?”

“少说也得半个月吧。”

老赵面色凝重,双眼却死死盯着娜娜那一对蜜桃。

这要是………自己能尝两口就好了……

“那要不今天您先给娜娜按一次看看效果?孩子这几天都喂奶粉呢!”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