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删节【奈何相思负流年】小说在线完整版

远扬公司会客室。

一位姓白的女助理客气地迎了过来,对顾主任和沈唯解释,不好意思,林总办公室现在有人,请二位稍等一会儿。 过了一会儿,有小秘书端着托盘送过来两杯清茶。 茶杯是讲究的描金细瓷,茶水青碧澄澈,一看就是好茶叶。 秘书走后,顾主任感叹,大公司就是有派头,一般公司也就是用一次性纸杯倒点茶,远扬用明前龙井呢! 沈唯低头不说话,端着茶杯,看着上面蒸腾的雾气,她满心迷惘。 一会儿,就要和林彦深正面交锋了。她该用什么样的姿态面对他? 小沈,一会儿说话注意点策略,顾主任叮嘱道,争取说服林总晚上赏脸吃个饭。 嗯。沈唯点头,心里却知道,顾主任的愿望只怕要落空。 两人枯坐了十几分钟,白助理才急匆匆走过来,顾主任,沈律师,林总喊你们进去。 林彦深坐在办公桌后,表情冷淡地看着顾伟强和沈唯走进办公室。 他看到沈唯剪短了头发,看到她穿着干练的白衫灰裙——往日青春飞扬的顽皮少女,已经长成了中规中矩的职场女性。 林彦深移开视线,不想再看。 陈年的隐痛横亘心间,五年了,还鲜活如昨日。 林总,你好你好!顾主任走过去,伸手与林彦深握手,笑容满面。 两人握完后,轮到沈唯了。 沈唯在心里深吸一口气,微笑着朝林彦深伸出手,林总,您好。 林彦深看着她。 她笑得多自然,多官方。好像他真的只是个需要应酬的客户,好像五年前的事,她全都忘记了。 林彦深目光冰冷地转身,直接无视了沈唯伸在半空中的手。 顾主任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 这,这什么情况?林彦深拒绝握手,这跟直接打脸也没区别了。 难道,远扬终止合作,是因为沈唯得罪了林彦深? 可是林彦深不是刚上任吗,这两人之前哪儿有什么交集?真是太奇怪了。 沈唯的脸唰的红了。气红的。 她没想到林彦深竟然连最基本的商务礼仪也不要了,这么赤裸裸的公报私仇。 顾主任到底圆滑,马上转移话题,林总,都知道您特别忙,我们也不兜圈子了,我们今天过来,主要还是想聊聊顾问合同的事。之前我们智诚…… 如果是为了合同的事,那不用再说了。林彦深的态度很强硬,这件事已经决定了。 可是,之前做的好好的,双方合作一直很愉快的。顾主任急忙解释,如果真的对我们的工作有什么不满意,您提出来,我们这边可以配合调整。现在单方面提出解除合同,贵公司要付一大笔赔偿金,其实也是不合算的。 合算不合算,远扬自然有自己的考虑。林彦深淡淡道,顾主任,我一会儿还有个会议,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 这是要送客了。 顾主任没想到这个林彦深这么难对付,一时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讪讪道,行,那您先忙。对了,今晚您有空吗?能不能赏个脸,跟我们一起吃顿饭? 抱歉,晚上有约了。 走出办公区,顾主任不由得抱怨沈唯,小沈啊,你是怎么得罪了这尊大佛的?我看他对你很有意见啊! 沈唯只能装傻,我跟他八竿子打不着,我去哪儿得罪他? 这个人太傲慢,太没素质了。我看远扬迟早垮台!顾主任愤愤道,不合作就不合作,天底下的大公司多了去了,少了远扬,地球照样转! 沈唯忍不住微笑。 顾主任就是这点可爱,平时总想从员工身上榨取最大价值,可一旦有事,还是挺护着员工的。 出了远扬,沈唯跟顾主任说,主任,我不跟你回律所了,我想过去见见那个援助案件的当事人。 沈唯接了一个法律援助案件,帮一个过失杀人的男大学生做辩护律师。 行,那我先回去了。 见顾主任的车走远,沈唯转身又走进了远扬的写字楼。 顶层总裁办公室门口,秘书看到沈唯,很是惊讶,沈律师,您怎么又回来了?落什么东西了吗? 没落东西,就是有几句话想跟你们林总说,麻烦你帮我说一声。 秘书迟疑了一下,好的,请稍等。 半分钟后,秘书走了出来,沈律师,林总请您进去。 沈唯推开门,径直走到林彦深办工桌前,站定。 林彦深抬眸看着她,表情冷漠,眼底没有任何波澜。 沈唯盯着他,直直盯着他的眼睛,林总,还请您高抬贵手。 五年了,她第一次认认真真看着他的眼睛。 明明是温柔多情,眼尾上挑的丹凤眼,可生在林彦深脸上,却偏偏显得冷酷肃杀。 林彦深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你是来求情的? 不,我只是来跟你讲讲道理。沈唯现在一点都不紧张了,没什么好紧张的。她和他的恩怨情仇,已经是过去了。 现在,她是智诚的沈律师,他是远扬的林总,她找他,只是为了维护智诚的利益,无关风月。 道理?呵。林彦深冷冷一笑,沈律师,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你配给我讲道理? 不用谁给我自信。智诚的业务表现放在这里。沈唯冷静道,和远扬合作三年,无论是日常业务还是诉讼业务,智诚的表现都可圈可点。尤其是东北那片烂尾楼的诉讼,智诚的律师为你们省下了十几个亿的赔偿金。远扬今天能一统江湖,智诚功不可没! 她语速适中,声音沉着,条理清晰地陈述着智诚为远扬做出的贡献,一件件,一桩桩,一口气将三年的主要业务全都说了一遍。 林彦深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上午的光线很充足,沈唯一身素净的白衫灰裙,站在满室的光线中,慷慨陈词。 她的头发堪堪及肩,柔亮蓬松;她的脸庞还是那么白皙,不见一点岁月的风尘。 而她的眼睛,那双眼睛,曾叫他如痴如醉,夜不能寐的眼睛,也依然清澈,依然明净。 林彦深渐渐走了神,耳中只有她熟悉的声音。那声音,也和五年前一样,看似温和沉静,其实藏着咄咄逼人的锋刃。 沈唯一口气说了十来分钟,等她慷慨激昂地说完,才发现林彦深一直盯着她,似乎在发呆。 不知道为什么,沈唯的脸忽然就红了。 看到沈唯脸红,林彦深忽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他有些恼怒地垂下眼睛。为什么?为什么隔着漫长的五年,一千八百多个日日夜夜,这个女人,还是能让他的心脏有窒息般的刺痛? 在国外的那些年,他以为他已经忘记了。 可是那天在饭店里,看见她的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自始至终,他从来没有放下过。 办公室里,有了短暂的沉默。 沈唯深呼吸,继续说,综上所述,林总,我希望您能再考虑一下。 你没那么大的脸。林彦深平平淡淡回道,沈律师,你可以出去了。 沈唯怒了,林总,我们的谈话,我希望就事论事,既然是公务,就不要涉及到个人情感。你讨厌我是一回事,智诚和远扬的合作,是另一回事! 林彦深目光冰冷,谁说我讨厌你? 不是讨厌,是怨恨。 沈唯气结,难道不是吗?林彦深,你摸摸自己的心口,你敢说,你终止合作关系,不是为了打击报复我? 林彦深。她不叫他林总了。直接叫林彦深了。 林彦深的心情莫名变好了一点,他站起来,两手撑在办公桌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沈律师,我和你,好像没有什么私交吧,何来打击报复一说? 沈唯:…… 是她的错,她低估了林彦深的厚颜无耻。 一个能在27岁年纪做到远扬总裁的男人,手段之狠辣,身段之灵活,又岂是她能匹敌的? 算了,她认输。 从今以后,她要牢牢记住,林总和她,并没有任何私交。 五年前的往事,早就该忘掉了。 看到沈唯转身离开的背影,林彦深怅然若失。 他以为,她会回击他的,他甚至以为,她会拿过去的一段情事来哀求他——毕竟,远扬这样大客户,不是那么好找的。 可是没有,都没有。 她一言不发地离开。她看着他的眼神,陌生而平静。 他所有的刁难,所以逼迫她来求他的努力,都白费了。还是和五年前一样,她转身就走,不留一点余地。 沈唯刚回到所里,妈妈李桂莲给沈唯打电话了。 唯唯,今天晚上的相亲你记得去呀,紫罗兰大酒店,七点钟,别忘了! 沈唯头疼不已,但还是笑着说,好,知道了,我会去的。 自从过了25岁,老妈的逼婚就一天比一天紧,到处给她倒腾未婚男青年,一个月至少相亲一次。 今晚的李先生,据说是it精英,供职于一家大型私企,年轻轻轻,已经做到了部门经理,前途不可限量。 快下班的时候,沈唯去洗手间补了补妆。 镜子里的脸,早已脱去了青涩,有了职场女性该有的精明和干练。 沈唯看着自己的脸,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精明干练有什么用呢?有权有势的林彦深,伸出一根手指头,就能让她几年的努力化为泡影…… 算了,不去想了。她和林彦深,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