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太很紧了岳,我和一个三十,逆袭之路

在一片草木繁盛的鱼塘边,陈小宝正趴在一处草垛子上,一双眼睛贼溜溜地往前瞅着。

 

草垛不远处,有一个长得极为漂亮的美妇人正坐在那儿,掀着自己的上衣,露出一只丰满喂着怀里一个小婴儿。

 

 

美妇人叫李香兰,是陈小宝的嫂子,同时也是十里八乡最漂亮的女人。

 

 

然而前年一场洪灾,不仅要了她丈夫的命,还把陈小宝给冲成了傻子。

 

 

好在陈小宝虽然傻,但至少还记得她这个嫂子,平常也很听话,多少能帮她做一些杂活。

 

 

刚才孩子饿了哭闹,她就让陈小宝割点鱼草喂鱼,她抱着孩子去了草垛子后面喂奶。

 

 

但她怎么也想不到,一直呆呆傻傻的小叔子,此时正趴在草垛子上偷看她,而且眼神里流露的渴望,哪像一个傻子?

 

 

几天前,他爬树掏鸟蛋时,不小心摔下来磕到脑袋,又恢复了神智。

 

 

他本来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嫂子。

 

 

可一回家却看到李香兰洗完澡,光着身子在他面前走来走去的场景。

 

 

想来嫂子以为他这个傻子什么都不懂,所以没在意那么多。

 

 

陈小宝看的入了迷,心里也决定暂时将这个消息给隐瞒下来,这样他才能更多的去亲近嫂子。

 

 

刚才听到小侄子哭,他就知道嫂子要给孩子喂奶了。

 

 

所以他嘴上答应割鱼草喂鱼,人却偷偷跟了上去,找了个好位置欣赏起嫂子胸前的美景。

 

 

此时,随着小侄子嘴巴的鼓动,李香兰胸前形状不断变化,小侄子调皮的小手还摸了上去,像是在抓一只好玩的玩具一般,不停用着力。

 

 

陈小宝看的心头火热,恨不得代替小侄子。

 

 

几分钟后,吃饱了的小侄子不知不觉睡着了,李香兰将孩子包裹好,小心翼翼放在一边的干草垛上。

 

 

陈小宝正想离开,省得被李香兰撞见。

 

 

却没想到李香兰没有急着回来,反而把手放在了胸前的位置,闭着眼睛开始揉动起来。

 

 

看到这一幕,陈小宝哪还有心思离开,又趴会原先的位置,瞪圆了那双眼睛,死死盯着不远处的美景。

 

 

嗯……

 

 

李香兰鼻间发出一声诱人的呢喃。

 

 

陈小宝已经看呆了,他现在又不傻,当然知道嫂子在干什么。

 

 

但他并不觉得嫂子不守妇道。

 

 

毕竟大哥已经死了两年了,这两年来,李香兰一人承担起陈家的重任,又要照顾孩子,还要照顾他这个呆傻的小叔子。

 

 

村里人见她那么要强,心里对李香兰暗暗钦佩的同时,却忘了她今年只才25岁,正值青春年华。

 

 

自从当初和陈大宝尝到禁果的美妙后,就再也没有体会过男女间的那种美妙感觉,有需求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尤其是这几天她叫陈小宝来鱼塘里和她一起干活时,陈小宝总是干到一半就了跳鱼塘里玩水。

 

 

她知道陈小宝是个傻子,玩心重,所以也没法呵斥他。

 

 

可每次一看到小叔子全身壮硕的肌肉,她就有种面红耳赤,心跳加速的感觉,连带着口干舌燥,脑海里不由得幻想起她当初和陈大宝翻云覆雨的场面。

 

 

而且据她观察,陈小宝的体格更加强壮。

 

 

他哥哥虽然不差,但还不能让她体会那种强烈的感觉。

 

 

可如果是陈小宝的话,说不定可以让她达到那种状态……

 

 

想到这些画面,李香兰不禁想要的更多。啊!李香兰顿时激动了起来。

 

 

然而伴随着的,就是无尽的自责和羞愧,陈小宝是她的小叔子,两人怎么可以做那种事?

 

 

可一想到陈小宝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傻子,李香兰内心的罪恶就减轻了一些。

 

 

而当那负罪感和身体的需求交织在一起,在她内心冲撞着的时候,却带给她不一样的舒畅,让她的音调都控制不住提高了。

 

 

干草垛上,陈小宝不停的咽着口水。

 

 

自从他恢复神智以来,就不止一次看到李香兰在他面前一丝不挂的模样。

 

 

作为一个已经成年的男性,他心里的,早就超出了伦理对他的限。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