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下的敏感点都被逗弄着_柳月

哈哈大笑起来,柳月也是,笑得很美丽,很华贵,脸色红扑扑的,眼神瞟了我几眼。

我有些心跳,酒精的作用开始发挥,浑身燥热起来。

饭后,回到房间,小王在那里看电视,我醉醺醺地整理采访资料,收拾行李。正在这时,房间的电话响了,我一接,是柳月打过来的,她就住在我隔壁。

“江峰,你到我房间里来一趟。”柳月电话里的声音有些醉意。

我的心猛烈跳动起来,急忙答应着放了电话,给小王说我要出去见个朋友,脚步忙乱地去了隔壁柳月的房间。

柳月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见我进来,冲我笑了一下,很美。

我的心中一热,反手关上门,,然后进来坐到她对面,心里茫然而又激动,还有些局促。

柳月站起来给我倒了一杯水,放上茶叶,端给我:“晚上你喝了不少,喝点水,解酒。”

我接过来,紧张地咽了一下唾沫,然后又看着柳月,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我们聊会天吧。”柳月和气地又冲我笑了一下,很友善,脸色红扑扑的,眼神很水灵。

“好。”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你觉得我老不老?”

“不,你不老,你很年轻,你在我眼里是最好看的女人……”我脱口而出,心砰砰乱跳。。

柳月沉默了一会,轻轻说:“我比你整整大了12岁,我们是两代人……”

“可是,爱情是没有年龄界限的!”我又是一个惊世骇俗的脱口而出,吓了自己一大跳。

我太荒唐了,仅仅因为一个酒后的就要和一个大我12岁的谈爱情,而且,对她的个人情况还一无所知。

可是,当时我的心里没想别的,只有一种不可思议不可遏制的爱意急速上涌,然后通过我的口头表达了出来。

柳月显然也吓了一大跳,眼神怪怪地看着我:“江峰,你喝多了……”

“我没喝多,我说的是心里话。”我鼓足勇气,固执地继续说道,此刻,在我眼里,柳月不是我的柳主任,是我的月儿姐,那晚的激烈情怀在我心里又开始汹涌。

“我说了,你喝多了……”柳月脸色有些慌乱,眼神有些迷离,手有些发抖地端起水杯喝水,语言有些无伦次:“对不起,我误导了你……我伤害了你……我不知道你是第一次……对不起……请不要想多了……”

柳月边说表情边变得痛苦起来,眼里充满了心痛和愧疚,一会双手捂住脸,埋下头去。

看到柳月这么痛苦,我的心里突然很难受,涌出一阵悲意,鼻子有些发酸,我突然觉得这个女人是那么脆弱,这么柔弱,这么需要男人的呵护。

“我没有想多……我想的就是一点……我爱你!”我断断续续地说着,哽咽着,眼泪不争气地流了出来。

柳月大吃一惊,抬起头,边找纸巾给我边说:“你干嘛哭了?你是男人,男人是不能哭的……”

我被柳月说的很羞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妈的眼泪这么不争气就流了出来,以前踢足球骨折了我都没掉过一滴眼泪。那一刻,我觉得好丢人。

“你今天真的喝多了,回去休息吧,别胡思乱想,好好工作,努力学习,做一个合格的党报记者,呵……”柳月显得有些冷静,说起了大话,但是语气对我很温柔,仿佛是一个大姐姐在劝慰。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0792job.com